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胭脂扣。每日晴天。Nars Reckless。  

2015-03-20 08:06:47|  分类: 胭脂扣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气温降到个位数时。我把柜子里的帽子都拿出来。冬天的唯一好处。就是可以戴上帽子不用梳头就出门。我有两顶粗毛线编成的手工帽。织帽子的人在把帽子交给我后就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。我在冬天轮换戴它们。我很想念她。
      在不下雨的日子里。我走路去附近的地铁站。十分钟的路而已。穿过两条小街就能看见地铁站牌。一路都是僻静街区。地上还积着上个秋天的落叶无人打扫。空气冰冷含满水汽。鼻尖暴露在空气中不出五分钟就会冻木。
      Nars。Reckless。
胭脂扣。每日晴天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      从我住的地方到附近的地铁站。十分钟的路程。我数到13坨狗屎。
      抱歉。我有边走路边数狗屎的习惯。这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。不过如果举行什么躲狗屎的比赛。我想我大概不会跌出前三。不知道是狗的伙食太好还是主人太懒。这个城市总是充满狗屎。走在路上一不小心就会中招。为了避开这些不定时引爆的炸弹。我不得不养成眼角余光自动搜索狗屎的高级技能。踮起脚尖在目标物间快速穿梭。忽左忽右身手敏捷。长此以往下去。凌波微步之类的中国功夫应该不在话下。
      不知道是不是狗屎的缘故。我讨厌城市。各种意义上。

      Reckless。Nars今年春天推出的新色。
      你没有看错。这是一篇立场明确的吐槽文。Reckless能被归类在腮红里。对我而言至今还是一个迷。。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颜色。
      表揍我。这货就是无语色。。。
      盘子整体呈裸肤色。浅粉和蜜桃的色调Reckless里都有。下面那张图狠准。浅淡。微暖。存在感狠低的一个颜色。相互抵触却微妙的美好。比体温高一度的那种暖度。能体会么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     但是。以上叙述都是表象。盘子里看着和涂抹开来是两码事。
      本质是。涂抹开来。浅粉色。非常冷。接近冰点的那种。太浅淡太苍白。近乎无色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凭良心说。这色在我的皮肤上完全不显色。图上手部试色是我用大力金刚指涂了5层。勉强看出点浅粉色的趋势。可是上脸时总不可能这样大力招呼5层。你们知道哒。我是标准黄皮。底妆一般都用黄调一白。这货在我脸上最多只能泛出白光。没有半点颜色-_-|||...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显色度。差。非常差。颜色太浅在皮肤上不显色是一方面。也许因为我本身皮肤就不白。但粉体本身也缺乏遮盖式的那种显色力。具象点说。Reckless的粉就像拖动photoshop的显色条。加了50%的透明度在里面。软脚虾啊。这货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此外。亮片非常严重。注意。非常。
      这样硕大呈片状的亮片。其他家的腮红还真心没怎么见过。不过Nars是特立独行惯了的奇葩嘛。在Super Orgasm的壮硕亮片之后。又推出了Reckless这样有过之而无不及的blingbling款。该怎么说呢。Reckless里的银色亮片。阳光下除了白色反光外其实还能看见一些银紫的光泽。冷的。骨子里的不亲和。
      亮片的颜色倒还在其次。关键是大小。图上应该表达的狠清楚了。片状的。密密麻麻。层层叠叠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来和A最常用的几块高光作个比较。
      MAC的Emphasize我没有专门po过文。你们知道的。太美的事物我会习惯性拖着不写。一点没有争议。这块是我最常用的高光。否则也不至于铁盘毕露。Emphasize的光泽细而隐忍。出来的皮肤就是通透漂亮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Tom Ford家两块Duo之前po过专文。旧文戳这里。虽然也属于光泽感较强的高光。但这两块的质地明显比Reckless细太多。连绵成片的那种绸缎光。别下重手。这两块上脸以后肤质简直华丽。
      至于Reckless。显色太差+亮片过甚。如果你想通过层层叠加来使Reckless显色。别费力。放弃罢。在颜色能够显现出来之前。你会被堆叠起来的亮片击倒。。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真脸妆效。放两种上来。狠遗憾的。两种都差强人意。
      用法一。作腮红用。单擦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图上底妆是la prairie粉霜Ivoire。唇膏为Buberry 17。Reckless大力叠加三层。完全不显色。相机的还原是准确的。单用这货当腮红的话。一点颜色都木有。苍白。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
      至于亮片。A尝试上腮红前用粉刷抖掉亮片。没有成功。三层之后。两米之内能看见非常硕大的银色粒子。图上也看得出来。具象的片状感。此外。这货的亮片显毛孔。皮肤稍有个参差不平就会无限放大。至于整脸妆效。A个人觉得过于油亮。气色更是谈不上。嘛。这效果不知道舞台上会怎么样。现实生活中的话果然还是过于科幻了。。。
      用法二。作高光用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底妆不变。腮红是Nars家的Almería。唇膏为Nars Bette。Reckless作为高光加强了颧骨和眼下的位置。没敢下重手。
      因为Almería的红感。气色不差。可是在没有下重手的情况下。Reckless依然呈现blingbling的高昂姿态。不是连绵成片的光泽肌肤。而是断裂的。颗粒的。冷的。光。
      室内不开灯的日常光线下。Reckless可以勉强作高光用。但户外阳光下和室内灯光下这货都会暴露本性。亮片太大光泽太甚。最伤的是挑肤。A手头其他高光比起来。这货真心只有劣势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作眼影的话。Reckless也许可行。不过你们知道哒。我不画眼影。不好此道。如果有少年试过用Reckless画眼影。记得上来吼一声。
      至于Almería。也是Nars家比较新的限定?下次会po文专门写。不一定符合大众审美的一块颜色。但单独用的妆效绝对优于图上和Reckless叠加在一起的效果。。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    据说Nars这一季新的主题是裸肌。Reckless也是在裸肌概念下推出的新限量。
      可是狠负责任地说。以Reckless这种sparkle型亮片。几米外就发现你浓妆艳抹了好么。。。
      或者果然还是我太愚钝。没有参透裸道的精髓?无论作腮红还是高光。真心用不出这块的半点好处。。。
      如果是以收集为目的的腮红控。那么恭喜你。很难找到妆效这么离奇的腮红了。
      如果是以日常使用为目的的少年。还是恭喜你。这块可以直接跳过了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      出了门才发现有一只隐形眼镜戴反了。还好不是放大瞳片。只是普通透明的那种。别人应该看不出来。也没什么异物感。只是视觉上有点奇怪。总觉得两只眼睛看东西对不上焦。这世界生生添出几分距离感。
      十字路口。红灯。
      街口聚集的人群里。闻见香水味。Hermes家的鸢尾。浸在水里的淡甜。Chanel家的coco M。家世良好的傲娇荔枝。还有一种我说不出来的味道。花果香调。闻得到胡椒的粉感和橙皮的厚度。
      至于我自己。我是绿色的。雪松和龙柏拉出场域。番红花当空而悬。在风漂泊的地方。破土而出的。是离离原上燃烧的草。
      你看。在这个清冷的含满水汽的初春早晨。我是双目失焦的绿色。

      如果下课早的话。我去美大油画系的画室等美奈。画室正中间那个插着耳机穿背带裤目不斜视的就是美奈。以我的经验。这种时候最好别去管她。
      绕过苏格拉底和阿喀琉斯的半胸像。穿过一排木头画架。我径自在老旧画室里找一片空地。有时我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看书。我的旧书包横在脚边。包上经年累月的划痕在阳光下徽章一样闪闪发亮。有时我把大衣铺在地上。倒头睡在窗边明亮的光斑里。醒来时发现身上盖着模特用的裹尸布般苍白的被单。不知凶手是谁。也有时。我睡过去。天荒地老的睡法。恍惚间觉得有人戳我的脑袋。终于睁眼。对上美奈自上而下俯视的脸。喂。睡死了么。她撇一下嘴。不是问句。
      我就一骨碌爬起来。跑去看她架子上的画。
      觉得怎么样。问句。
      其实我不太看得懂。但是我喜欢她让油彩层层堆积的方式。死物变成生灵。总觉得是一件了不起的事。所以我说。狠好。

      没有任务的周末。我偶尔会去玩具店。一个人去。
      大型商场整层整层的玩具部。或者街边不起眼的玩具专卖店。都行。
      我走进去。用存在感狠低的方式。
      然后我抓一个毛绒玩具。绵羊。很好。抱下去。挤压式的抱法。用力用力收拢双臂。绒布的柔软和棉芯弹起的张力。很好。放回原地。再抓一个大一点的人偶。碎花小洋装。很好。抱下去。用力抱。塑料有点硬啊。放回去。再下一个。大力抱。鸭子不错。再下一个。以此类推。
      基本上。我这种不断用力拥抱玩具的诡异行为会在店里持续一个小时。然后我面不改色走出去。在店里的保安把我扔出去之前开溜。
      我狠注意不让自己在同一家店出现得太频繁。让保安先生记得我的脸的话不太好。
      必须承认的。这种行为的治愈效果狠好。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治愈了什么。但是每次我走出玩具店。整个世界都神清气爽容光焕发。
      当然。鉴于这件事的过程有点诡异。我说过了。我总是一个人去。

      在雨季结束前。去听一场朗诵会。诗人说。你爱的那个人眼里曾经变幻星象。等你住进去。就变成了柴米油盐。
      可是我还是相信。下雨的时候。最不起眼的水潭也倒映着宇宙。你去看它。它便熠熠生辉。


Akilla。
贰零壹伍年三月十九日。
胭脂扣。日常。Nars Reckless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18)| 评论(1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