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  

2014-08-11 01:50:14|  分类: 墨上桑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周日。和朋友约在河边的市集。出地铁时发现起风了。云稀释成流体。海浪般迅速游移过空中。阴影。光。再阴影。夏天在叶梢光尖上跳动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在市集上看见一台打字机。需要手动卷进纸页的那种。金属键盘。机械手柄。上个世纪特有的古旧和坚韧。

决定买下来。原因不明。也许是当时阳光太好。市集上的玻璃器皿被照出一片光色流离。也许是街头大提琴手的演奏太凄婉。安魂曲般没过广场。

付完钱走的时候那个卖旧物的大叔嘟嘟囔囔冲我说了什么。俄罗斯口音太重。我没听清。

 

这周本来并没有更博的打算。可是不写点什么总觉得不吐不快。到落笔时又觉得无话可说。总觉得最近一下子发生太多事。每天穿着全身素黑出门。广播里是24小时滚动播出的国际新闻。地震。爆炸。战争。海难。空难。死亡。死亡。死亡。

这种时候。免不了要对这世界生出许多失望和遗憾来。可是时间不能被阻止生命无法被挽留。为了那些背水一战的万死不辞的一息尚存的。牙咬紧了别回头。少年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来写那些用旧的手帐。狠奇怪的。在A所有话痨崩盘脑洞绽开的博文中。开箱文是一种习惯性缺失。该怎么说呢。和簇新硬挺的包装相比。我好像更喜欢划痕与磨损。表皮皲裂。边线炸开。反反复复说的都是流年辗转。

 

皮质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除了像original那样的硬皮。大部分手帐的皮子都会越用越软。Malden是FF家出了名的软皮。不过新本子买来时和长时间使用后的皮子柔软度。还是有差。看图说话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上面是黑色Malden刚买来时的样子。明亮缄默。手指触上去一片滑冷。尝试用笔压封皮。失败。封皮处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高风亮节状态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Aqua色的Malden。卯起来用了半年。同样用笔压封皮。弧度太轻松。这货全新时我也尝试这样折过。没有这么大弧度。现在的状况。完全是180度翻转无压力。恢复原形无压痕。。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至于灰色Malden。刚买时虽然不硬。但至少还算光滑。用到现在。图上应该表达得狠清楚了。一片没有骨气的烂软。好吃懒做得一塌糊涂。

 

折痕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习惯手帐长时间平摊在桌上的少年(例如A)。请不要忘记平摊会造成封皮书脊处的折痕。以Wine色Holborn为例。这货看着中规中矩没什么个性。但皮质绝对是触觉系的。我也是摸到实物才五体投地。貌似这货我还没来得及写心得文?好罢。如果你们感兴趣。等我酝酿一下po文。图上的折痕应该狠明显了。当然。A手头这本全新时封皮上就有一道折痕。用到现在。折痕有加深的趋势。不过我自己其实不care折痕。正常使用痕迹而已。更何况我是立场坚定的平摊党。绝对会把平摊手帐妥妥坚持到底。。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颜色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FF家的大部分手帐表皮或多或少都有一层压膜。所以变色的情况并不严重。可是诸如棕色Malden和Gillio家这种比较原生态的皮子。颜色的变化是一场不可逆的宿命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是光合作用的缘故么-_-|||。。。这种皮子基本上都会越用颜色越深。并且。不均匀地变深。。。该说是每个人的沸点不同么。我自己虽然不会介意皮子的磨损与划痕。却非常痛恨色块和颜色不均。如果和A一样纠结色块色差。那么恭喜你。Gillio家可以直接跳过了。

话说还有少年在等Gillio的review么。不知道为毛。这货我总提不起兴致动笔写。坊间一直盛传G家皮质举世无双。大有宝刀屠龙的独霸之姿。不过A始终觉得这种一夜爆红众口称赞的事情非常诡异。不信邪。入了传说中的Gold色。卯起来用了几个月。皮子一片润泽厚软。该变色的变色。该磨毛的磨毛。网上流传的神级刮痕测试也没有视频中那么神奇。该怎么说呢。就是皮子而已。正常使用会产生痕迹一个都不会少。表神话这货。这里就放两张用了一段时间后的状态图。咖啡那张应该能够看出皮子表面明显的不均匀色块。以后会专门po文吐槽。阿勒~我这样直截了当逆流而上。会不会在po文前就被做掉…-_-|||

 

压痕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不出意外的话。活页环会在封面内侧的皮子上压出印痕。布料内衬的话会好一些。但如果是皮料内衬。这种压痕基本无解。A见过有洋妞在金属环会压到的地方衬上纸板或者贴纸。呃。我自己没有试过。不知道效果怎样。不过每天带着纸板日用。未免有些太过诡异了。。。嘛。压痕神马的。大家看开点。王尔德在巨人的花园里说。那是爱的印痕。。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污渍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在写Classic时说过。A的那本classic因为钢笔漏墨而车线变蓝。并且。无法清理。常在路上的钢笔党们。出行请注意钢笔墨胆的压强变化。A自己就发生过漏了一整个包都是黑墨的惨案。当时状况惨不忍睹。然后A狠淡定自我救赎。嘛。还好是黑包。这样说。还是蛮洒脱-_-|||…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要杜绝钢笔漏墨。使用圆珠笔是个痛定思痛的方法。不过圆珠笔痕迹也很难清理。A的original上现在还有一道圆珠笔印。破相了啊少年。

至于白色车线变黑。A手头的本子倒是没有出现这种状况。倒不是因为我洗手太勤洁癖过度。正常使用的话。白色走线意外不那么容易变脏。所以说。污渍神马的。都是no zuo no die的结果。。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磨损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如果包里利器横行。手帐的表皮会出现磨损。A个人觉得。扣环和四角是磨损比较常见的地方。Classic的四角一片狼藉。也许因为这个系列的四角设计格外尖锐。经年累月妥妥磨掉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至于扣环磨损。下图的草绿色Chameleon应该表达得狠清楚了。Chameleon是挺有爱的一个系列。皮子轻而耐用。布局也实用。只可惜表面的花纹比较容易磨损。习惯手帐裸奔的少年们。入手之前请三思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爆皮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在正常日用的范围内。基本不会发生爆皮的状况。A的手帐们各个都是苦逼孩子。因为我从来不给它们专门上油或特殊护理。嘛。我其实不太baby平时的日用品。无论是包还是本子。卯起来用才是王道。而且我太懒。你们懂哒。日常使用时手上的自然油脂会沾到手帐皮子上。这是不是说明。你越卯起来用。皮子会越润。。。(阿嘞这个逻辑是怎么回事!)

目前为止。A手头的本子。只有Classic出现书脊处压膜翘起的状况。其他本子没有一本开裂爆皮。虽然逻辑上有点偏差。懒人借口嫌疑过大。但事实确实是。越用。越润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脱线。

这个在Classic篇里专门写过。卯起来用了五六年后。Classic出现内衬脱线。然后。没有然后了。照用不误。。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是谁说的。朝花夕拾。捡的是枯萎。如花美眷。敌不过似水流年。

可是我还是希望你知道。你无可替代。多年以后。这世界尘满面。鬓如霜。在任何一个十字路口。我再次与你相遇。烟霞褪尽岁月。时间亮出底牌。白蚁蛀空莲心。我们在彼此看不见的地方各自老去。背微驼。目如沟。可是你要相信。和一切光洁美好的外表相比。我更爱你被时间磨白日渐温厚的容颜。你眼角的皱纹。浅笑时嘴角的弧度。还有你垂下眼睛时森林般静默的睫毛。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。我最喜欢你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打字机买回来后。决定给你写信。

上个世纪的笨重键盘重新发出敲击声。咔嚓咔嚓咔嚓咔嚓。逗号裂出断口。句点一片模糊。一行字打到头。叮——。老旧油墨穿越时空发出鸣响。钝而悲伤。

打了两个字母之后。我开始意识到那个俄罗斯口音很重的大叔当时说的话。他在说。切换键坏了。

因为字母切换键坏掉的缘故。也因为我懒得去修。现在我只能打出大写字母。HALLO! WIE GEHT’S DIR? 这样的效果。每写一句都觉得自己在大声吼叫。满纸满页声嘶力竭。

写雷格尼兹河边漫长步道。写落日余晖下金色空椅。还有每隔10分钟就会开过一班的巴士。穿越老城。开上古桥。经过高塔。

空气长出毛边。光线生出铜绿。

那些沿着时间渐行渐远的故事。只有沉淀。没有终结。

 

 

Akilla。

贰零壹肆年八月十日。

墨上桑。未央。手帐之旧迹陈光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65)| 评论(6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