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  

2014-04-18 15:00:59|  分类: 胭脂扣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妻子去世之后的很多年。他每天独自穿过老宅前胡同去喝早茶。一块蒸得热热软软的猪油年糕。一叠玫瑰松子糖。两个枣泥麻饼。台上正唱着传统的南词玉蜻蜓。三弦弹到好处一片清丽明亮。他叫起好来。呷一口碧螺春。他悠悠点着头笑起来。

他一直住在老宅里。儿女早已各自成家。天南海北不在身边。他不觉得孤单。只是偶尔。他会给儿女写信。用狼毫尖峰写成的行草家书。笔力一片刚直遒劲。落款处肃肃三个字。

未亡人。

 

Giorgio Armani。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三天换路标。两天换年份。以A这样经年累月的腮红控资历。用过的腮红牌子应该不算太少。能够po到博上的都算有那么些值得言说的特点。至于更多千篇一律长相雷同的。不提也罢。好罢我承认胭脂扣里写过的腮红基本都是欧系。购买渠道的原因。我用过的日系腮红很少。所以不好妄加评论。除此以外。我基本只控颜色不控牌子。德国超市药妆店的自产腮红照样用得不亦乐乎。北欧小众到不为人知的彩妆品牌也掘地三尺挖出来用。嘛。以控为名。这样是不是算得上一视同仁的正直少年。

只有一个牌子的腮红我不碰。

GA。

 

该怎么说呢。每次去GA柜上摸唇膏的时候。都会顺便扫一眼腮红。然后。再怎么打了鸡血的高昂兴致都急转直下瞬间熄灭。呃。我到现在都不能理解GA为毛要出一排土色的腮红登堂入室高调解High。你没看错。土色。就是字面上的意思。抱歉。我知道传说中的2号是秀外慧中的神话之一。可是我这样浮夸肤浅的少年明显涵养不够内修不足。看见一排土色就完全提不起劲去摸2号。至于其他几块从泥土到尘埃的各种真实模拟。这种高端洋气的审美角度真心参透不能。

直到。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

今年春天推出的新系列。该说是GA终于想通了么。琼楼玉宇阳春白雪终于敌不过下里巴人的市场导向。放眼看这一系列的9块腮红。一片花红柳绿春意盎然。But!表被花好月圆的浪漫氛围骗了。这系列价格和之前的常规系列一致。量上却骤减1/3降至4g。分明演了一场偷天换日的抢钱戏-_-|||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 

抱歉。偷梁换柱也好。貂裘换酒也罢。坐怀不乱从来就不是我的风格。新系列春色一片大好A这样的怂人当然瞬间腿软。入了几块。先来写509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颜色。艳莓红。嗜血的玛格丽特。不老的巴托蒂女爵。鲜明到刺目。绚烂到顿痛。看到509的第一眼。莫名想起未亡人三个字来。惊鸿一瞥。触目惊心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似乎每个牌子都有那么一两块飞扬跋扈的颜色。来和Nars家Coeur Battant与TF家07 Narcissist做个比较。后两者A之前博上都单独写过。需要心得和真脸的话请戳Coeur Battant07 Narcissist。三块都是浓郁饱和的颜色。但就颜色而言。Coeur Battant最冷。偏粉紫。冷淡高昂的架势。Narcissist手臂试色看着和509狠像。但其实509更暖更饱和。Narcissist还有粉色的成份在里面。但509则更趋于红色。带一点砖红的那种热烈。融在艳粉的大背景下。像铁水烧红了沿着血管灌下去。荼蘼之势。燃烧至死。决绝的那种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光泽。与Coeur Battant和Narcissist的纯哑光不同。509带闪。银色的微小亮片。数量极少size极小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那种。上脸之后有这系列共通的sheer感。不是油光没有颗粒。而是皮肤自然的光泽。低调而隐忍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质地。压粉似乎比Nars和TF那两块松些。但不飞粉。粉是细的。几乎是三块中最细腻的一块。触感滑而绵密。

显色度。重口味来的。失手率奇高。新手慎用。

持久度。彪悍。从早上9点到晚上11点。愣是纹丝不动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包装。吐槽时间到。一改GA往日低调奢华的哑光形象。这次Cheek Fabric Sheer全部改用抛光黑色塑料。指纹收集到吐血。并且。包装的纸盒明显大于腮红盘。又没有任何布袋防震。盘子放进去空空旷旷哐啷哐啷。呃。路上别带这块。怕碎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真脸妆效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图上是刷子清蘸一下匀开的效果。再多就over了。肉眼观察还原非常真实。颜色在A的黄皮上还是显出偏红的暖粉。光泽神马的。图片应该表达得狠清楚了。

 

挺丧心病狂的一个颜色。热烈。决绝。彪悍而华丽。你看不看它。它都在那里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多少遍都听不腻。他的故事。

那时我和老妈坐在去苏州的火车上。是早春。乍暖还寒。车厢里人很少。午后的暖风吹得人昏昏欲睡。我跟老妈在四人座坐成斜对角。老妈一边剥橘子一边絮絮叨叨讲他的故事。

从教会学校毕业时。他才高八斗意气风发。八抬大轿拜为当地望族的家庭教师。和所有的小说一样。他爱上望族的小姐。在双方家里坚决反对的情况下一意孤行。执意成婚。太勇敢。太执着。这样孤注一掷的爱情却没有输给时间。整整60年。他们相知相守一起走过。她先他而去。在他臂弯中与世长辞。她走之后他便一直以未亡人自称。那时他已老去。孩子们都已立业成家。接他同住。他不肯。坚持一个人住在他与她的老宅中。独自走完剩下的12年。

我只见过他一次。在储藏室里的古旧相册里。四角微卷的泛黄纸页上。他下颌坚硬鼻梁高挺。目光洞穿所有旧迹陈光笔直望过来。他是我的曾外公。我认出来。我有和他一样浓黑上扬的眉毛。

 

很长时间以来。我拒绝整理自己的眉毛。很不幸的。我没有遗传到他的才华和她的勇气。而眉毛是我唯一像他的地方。所以我每年顶着杂草丛生的浓眉。和老妈一起坐着火车去苏州上坟。老妈在苏州老宅中长大。是他和她养大的孩子。不知为什么。在所有孙辈中他们只带过老妈。所以后来老妈常跟我讲起评弹里的古曲。观前街的老字号。胡同口的戏院。背巷的茶楼。素年锦时。她尚安好他未老。

一碟青团。两碗清茶。还有他爱吃的枣泥麻饼和玫瑰松子糖。

是双穴。上面肃肃写着。相知相守。不离不弃。

 

不过不修眉这件事我后来放弃了。太表象太肤浅。被继承的不应只是形式。

人生永远比小说精彩。以记忆为茧。时间为引。一把一把韶光丢壶里沸。倒掉的倒掉。烧焦的烧焦。剩下岁月耗不掉磨不尽的。便是真心。无论是他和她。还是每年坐着火车不远千里去看他们的老妈。

在这个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。胜之不武。

 

 

Akilla。

贰零壹肆年四月十七日。

胭脂扣。未亡人。GA Cheek Fabric Sheer Blush。509 eccentrico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01)| 评论(1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