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Aki.手制。  

2013-04-21 02:49:43|  分类: 廣陵散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17岁以前的理想。是当一名长途巴士上的售票员。每天坐着车去很远的地方。每一刻都能告诉乘客下一站的地点。每一秒都有精准的方向。去别处。去远方。始终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始终明白有一天终将会回来。一切回到原点。

漫无边际。却蓬勃的理想。
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
前几天阿一问我有什么梦想。我狠不耐烦翻给他一个硕大的白眼。靠。别跟我提这种过家家的话题。烦着呐。

阿一盯着我看了半天。啧了一声。换了话题。

怎么说呢。阿一是强者。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。骨子里却还燃着浪漫的火芯。所以才会揪着我谈些理想啊梦想啊的话题。可是我是凡人。太平凡太庸碌。没资格也没时间倒腾这些。如果我跟你说我想开一家小小的咖啡馆你会相信么。如果我说我要写一部漫长的小说会有人看么。别开玩笑了。不要说你。连我自己都不相信。

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我书桌的抽屉里。有一本破烂的笔记本。高中时起就开始带在身边。书脊散开。纸页泛黄。里面印满各种茶叶和咖啡的印渍。脏兮兮。破旧不堪。

那是一部写了一半的小说。

 

那之后便偶尔能在宇介的咖啡吧见到悠一。不属于常客。也没有固定的时间。不经意出现。不期然离开。虽然饶有兴趣地看林做过一次焦糖马其朵。但悠一对咖啡本身并不热衷。每次来点的不是冰水就是柠檬茶。以至于宇介每每不甘心地指着斜对面的英式红茶馆义正严词。要么点咖啡。要么滚到对面去。

悠一只是笑。露出一口白牙。懒懒散散。然后挑一本书找个安静的角落坐下。通常都会是二楼靠近楼梯的藤椅。堇在那里摆了很多室内盆栽。枝叶繁茂。错落有致。悠一就在那些植物中间的藤椅上坐下来。四肢舒展。连表情都被暖调的灯光映得分外柔和。

 

这是本子里写的一段。涂涂改改。字迹歪七扭八。黑色墨水已经慢慢褪色。

会写这样的咖啡馆。是因为现实当中我完成不了这样的梦想。木质楼梯。午后斜角的暖光。格子桌布上浅淡的咖啡印渍。

这本笔记本就这么安静躺了很多年。等不到结局。

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睡得很晚。起得很早。喝很多咖啡。

早上起来。睡眼朦胧头重脚轻地就去拿手磨。木质手摇的那种。这种磨法虽然又慢又累。但却能很好地保留豆的原味。不会由于电磨刀片过热而变酸。两勺豆。磨成细密粉末。用法压简单压出黑咖。低着头喝得见底。才觉得自己终于又活过来了。

周末在家。倒腾各种花式。摩卡壶。法压壶。蒸馏壶。奶泡杯。抹茶粉。巧克力粉。利口酒。各式的糖浆。我就站在厨房里摆弄这些瓶瓶罐罐。又是蒸馏又是拉花。不可开交。

好罢。我就是这种会自己现磨咖啡的13党。买了各种甜点来搭配。矫情得一塌糊涂。

这篇博文里贴的咖啡都是A自己的作品。拉花还不顺手。屡战屡败的败笔就不放上来了。用不同的杯子装不同的味道。如果让你点的话。你会点哪支咖啡。

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
之前提过的那种玫瑰酱。做花式的时候已经用完了。阿一喜欢我做的玫瑰咖啡。点着头让我去应聘咖啡师。我就笑。知道他开玩笑也觉得高兴。我在那本写了一半的小说里写到一家叫做宇介手制的咖啡店。老版是一个叫做宇介的男人。所谓手制。是指每一杯咖啡从研磨到蒸馏到冲泡到调制。全都由咖啡师手工完成。慢工出来的细活。在这个追求速度效率的时代却偏要执着于手磨手制的原味。格格不入的偏执。

我写这样偏执的咖啡馆。是因为现实当中我做不到。

就像我把这本破烂的笔记本带在身边。是因为我无法收篇。

梦想和现实是两码事。我知道的。

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
宇介嘟嘟囔囔磨着咖啡。林一言不发面色不善地清洗刚用过的摩卡壶。店里的客人们各自喝着咖啡安安静静。直到一个声音响起。啊。这天气。热死了。喂宇。拿杯冰水来。

一个身影斜靠在门框上。高高大大。四肢修长。门外的热空气和阳光从他身后涌进。一波一波。一时间。光和影形成强烈的对比。于是那个声音变成剪影。低沉而懒散。轮廓模糊。

风吹过沙漠。种子落入土壤。远山绵延的沉睡。夏虫死在花下。

林没有错过那个声音里隐隐的一丝笑意。淡而沉。带着暑气。他手上的动作停下来。

门口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向吧台。剪影适应了室内的光线。疯狂找回自己的轮廓。懒散耷拉的眉毛。黑眼圈。英挺鼻梁和饱满嘴角。棱角分明带着胡茬的下巴。

悠一。

 

这是那本破本子上写的最后一段。

结束了。就是这样。故事在我们能够改写结局之前。提前结束了。

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只要闲得无聊。这里的无聊是指阿一不用去和那个X先生约会。这家伙都会拎着蛋糕过来报到。发着牢骚开着玩笑。瞎扯些有的没的。我对阿一的食物品味实在不敢苟同。这家伙无比热爱甜食。每次都买一些奶油巧克力马卡龙能把人腻死。所以阿一来了我绝对黑咖啡伺候。这小子就指责我亏待他。非要点加了糖浆巧克力酱的花式。不过其实我很高兴。有一个人能喝着我做出来的古怪东西还喝得一脸幸福。不是不感激的。

呐。我说A妳。。。阿一从吃了一半的乳酪蛋糕里抬起脸。问。如果。我是说如果。有一天妳能开一家咖啡店。妳要叫它什么。

想了一刻。Aki.手制。这样说着就冲他笑起来。一点犹豫都没有。叫Aki.手制。我说。

 

 

Akilla。

贰零壹叁年四月二十日。


Aki.手制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7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