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  

2013-03-17 00:44:37|  分类: 指间沙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在回去的路上顺道去了药妆店。大包小包买些有的没的。结账时收银的男生是个庞克。染红色头发耳朵扎满耳钉。从我手中接过卡时露出黑色亮面指甲。我要愣一愣才能回神。冲他笑。他也朗朗笑回来。牙齿很白。

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很久以前的事了。那时我还留着少年般的短发。穿oversize的T恤和宽腿肥桶裤。健司正抱着他的黑色电吉他玩着乐队风靡全校。健司本名当然不叫健司。不是曾经流行一个叫做篮球飞人的漫画么。健司学生证上的照片酷似漫画里一个叫做健司的篮球手。于是一来二去健司便成了健司。不过我认识健司的时候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。打着慵懒的大卷散漫地披在肩上。用沙哑的嗓音唱蛊惑的歌。手上永远涂着黑色的亮面甲油。那时的健司抽烟狠凶写歌狠快。常来学校的琴房找我帮忙写词。健司的曲子大多激烈背后暗藏颓废。我的词从来冷淡荒凉。于是莫名有种微妙的契合。

健司快毕业时有一场重要演出。乐队整整几个月都全力备战。写歌。改词。配乐。合声。整个乐队在以一种玩命的态度珍惜散落天涯前最后的日子。临演。因为各种机缘巧合。没办法去看健司他们那场演出。于是说了抱歉。笑笑让他们加油。结果健司翻脸。跳起来怒斥我重色轻友。我算是个追求兄弟义气的人。最没办法接受这种指责。于是也当即变脸。反驳他江郎才尽。话说出去两个人都愣住。气头上又口无遮拦说很多互相伤害的话。最后健司摔门扬长而去。我也随手删掉他所有的联系方式。从此两人闹崩。

流年轮转。我没有再见过那个擦着黑色甲油的吉他手。
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Union Jack Black。不知道这支甲油的名字是不是源于Jack Black。不要忘了。Jack Black在成为电影演员之前。可是歌手出身。

颜色。亮面黑。不带任何闪片。纯黑。浓郁。饱和。极致张扬的黑。黑色甲油其实各家都有。之前A用过Rimmel和OPI的黑色。颜色上都大同小异。一眼瞥过的话应该很难区分。不过真正细看。倒又不尽相同。Rimmel家的黑色虽然浓烈饱和。但光泽上面有些力不从心。所以看久了就会显得死黑。OPI家的黑色虽然光泽不错色泽饱和。但更冷。更沉默。沉郁顿挫的一个冷淡的黑色。而BL家这支黑。最初吸引A的应该是光泽。亮而透。感觉整双手都脆生生的。光泽之外。Union Jack Black本身并不是简单的黑。不发灰。不暗哑冷漠。反而有种莫名的闷骚在里面。躁动的。不服从。不认输。嚣张犀利的Rocker风。

 

光泽。漆皮般的光泽。亮。并且持久。外面加个亮面Top coat的话。亮度加乘。不过不建议用BL自家的coat。虽然是3 free来的。但A用下来还真不如其他几家。下次专门开篇吐槽。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显色度。和OPI神马的比起来只能算普普。但是在BL家算是比较显色的一支了。说实话。A对BL家的显色度一直不敢苟同。很多颜色即使上到3层也很难饱和。小刷头刷起来又力不从心。不过Union Jack Black的表现还算不错。2层就基本饱和了。但是只上2层的话觉得有些不平滑。所以A一般都是3层。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真手效果。嘛。算是A最常用的一个颜色了。A手绝对是劳碌命来的。又黑又黄。手指和指甲皆短。大多数甲油擦上去都奇丑无比。毁掉过不少热门色。Union Jack Black上去。很难得的。一点都不显脏。手明显变白。但气质上绝不弱势。有一股冷淡的酷劲在里面。干净。帅气。嗯。卖萌耍酷百搭。男女老少皆宜。

呃。A这样笨手笨脚的非技术派。随便涂涂。大家看看颜色就好。。。偶知道这样的真手绝对毁三观-_-|||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那之后。我没有再见过健司。偶尔会听说乐队团员的消息。结婚生子。各奔东西。你看。还来不及叹息还没有挽回。我们就都庸庸碌碌地长大。转眼便到了无法回头的年纪。

夏天的时候。听说健司结婚。冬天的时候。健司的女儿出生。我在回家的路上徘徊了很久。挑了两个带着草莓的可爱发绳。还有一瓶BL的黑色甲油。犹豫很久。终于还是决定寄回国内。

2月。收到一封邮件。打开来。是一张照片。那个擦着黑色甲油的吉他手坐在满是阳光的沙发上。手里抱着小小的女儿。笑容温暖。眼神柔和。他的头发短了很多。用带着草莓的发绳随意地束在脑后。

邮件里。健司这样写着。女儿的头发还太短。所以A。妳寄来的草莓。暂时由我保管。

 

年少轻狂。单纯而愚蠢。为口舌之争互相伤害。不假思索轻易说出再见。老死不相往来。可是时间的妙处就在于。让深的东西愈深。让浅的东西愈浅。也许我们真的要过了很久很久。才能够明白。自己真正怀念的,是怎样的事,怎样的人。

 

 

Akilla。

贰零壹叁年三月十六日。

 

【后记。】

借用漫画的话。那时玩Band的健司比较颓废妖媚。见下图。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现在的话。大概就是下图这种感觉了ozg。。。

指间沙。覆水。Butter London。Union Jack Black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08)| 评论(1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