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  

2013-11-23 19:40:12|  分类: 唇物語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十一月。东欧已是深秋。Nagyecsed。匈牙利东部边境的小城。老式房子保暖不好。木质扶梯。房顶很高的那种。天花板上有复杂的手绘和浮雕。

午觉睡到一半被冻醒。爬起来把暖气开到最大。裹了几条毯子还是冷。缩在单人沙发里盯着天花板看壁画。画的大概是旧约。可惜圣经故事我不太懂。看了半天。累得半死却睡意全无。就想。是不是真该听从米婭的建议。回来的时候带瓶酒。

 

YSL。54 Prune Avenue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天黑得很早。从研究所回来的时候已经月明星稀。还是冷。一路缩在围巾里打了3个响亮的喷嚏之后决定顺势拐进街口的咖啡馆。里面光线昏暖黯淡。人出乎意料地不少。让过吸烟区。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。脱大衣和围巾时瞥见窗户玻璃的反光里映出一张脸。一下子有点犯懵。该怎么形容这张脸。搜肠刮肚想了半天。不行。吹了一路风。脑子都冻木了。只能这么看着。直到那张脸的主人抬起头冲我这边望过来。啊啊是我看得太专注了么。我转过头欠身朝她笑笑打个招呼。这时服务生走过来问我想喝什么。扫一眼Menu。卡普奇诺的C硬生生转成R。皇家爱尔兰。我说。这鬼天气。果然还是要点酒才行。
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YSL。54。13年秋冬的新色。全名Rouge Pur Couture。Pure Colour Satiny Radiance。54 Prune Avenue。呃。这年头名字都要起这么长么。还没念完就一口气背过去撒手人寰了好么!

这货德村刚刚上柜。由于之前写过的206实在太有爱。戳这里。对YSL好感爆棚。于是二话不说收了新色。嗯。这里申明。YSL家的圆管唇膏名声在外。不过偶不爱。颜色都很美是没错。但质地跟我八字不合。涂不匀。卡纹结块样样精通。下次专门开篇吐槽。不过她家方管严重推荐。质地靠谱色彩浓郁。可惜颜色出得不多。选择范围比较有限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嘛。来说54。吸血鬼风A这回是一条路走到黑了。之前206泣血而啼。54也不出其右。超重口来的。但色调上却大相径庭。206骨子里还是红色。血感强。既不偏紫也不偏棕。算暗得相当平衡。基调是暖的。54显然往紫色里走。紫得堂而皇之。带出一种阴森的诡异感。红感也重。但和206比起来更暗更黑。干涸的血块。裂开的痂。哥特建筑悠黑古老地下室里不可告人的秘密。嗯。就是这种噤若寒蝉的阴森感。能体会么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质地。无亮片。非亚光。之前206呈雾面。54是带光泽的。不过光泽不强。不会出现blingbling的猪油嘴。厚重膏体。浓郁饱和。但质地上却小低调。不会卡纹。不会结块。

滋润度。中上。优于哑光质地的唇膏。但和之前写过的Burberry比。戳这里。54的润度还是需要润唇膏打底。不然一小时左右会觉得紧绷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显色度。强大。重色系来的嘛。玩的就是重口。3-5层。完全还原管子里的原色。

持久度。中上。不如哑光唇膏。不如206。但颜色只会减淡。不会凭空消失。所以要求妆效时刻饱和浓郁的话。请及时补妆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包装。金灿灿是YSL家的座右铭么。是不是因为秋冬版的缘故。54的包装颜色偏浅。冷淡的金色。相比之下。206就一片黄灿灿的土豪之势啊。不过美帝那边的包装貌似和德村不太一样。延续了206上下Logo断开的设计。A手头这支是整个Logo刻在盖子上。打开时不会上下分离的那种。当然。里面膏体的颜色是一样一样哒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嘛。老规矩真嘴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两张都是颜色饱和状。肉眼观察。色彩还原非常真实。表打我。脸上木有上粉。只擦了防晒。痘印毛孔神马的。请大家自动忽略。。。

真心觉得。54是个有力道的颜色。肃然缄默。敛着的姿态。内心却比谁都拿得起放得下。一诺千金掷地有声。下得了狠手的那种决绝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那天后来是怎么和她搭上话的。我有点记不清了。那个咖啡馆里让我找不到形容词的女人。我们聊得意外投机。她说她叫伊丽莎白。我可以叫她丽兹。

米娅对我醉醺醺的晚归很不满。碎嘴了好几天。忘了说了。米娅是我的室友。建筑系的怪咖。

其实后来我去那家咖啡馆找过丽兹。我记得她说她是这个城里的人。经常会来这里喝咖啡。她说到这座城市的时候用了Ecsed这个词。如果我没有记错。Ecsed是这座城市的古名。现在已经没有人这么叫了。不过这也没什么。重要的是她见多识广。谈吐不俗。除了匈牙利语。她还说德语和希腊语。拉丁语也没问题。虽然用词有点古怪。但很流利。没什么口音。能在这种偏远地区遇到能用德语聊天的人。我很高兴。聊到兴头上。干脆开了瓶红酒来喝。深红液体漾出冷淡折光。很称她。

我去找她。想跟她学拉丁语。不过我去了几次都没有见到。跟服务生打听。服务生一脸讶然。好像我说了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似的。算了。这里的人英语都不太好。也许他没听明白。

 

周末的时候米娅问我去不去古堡。她在做中世纪的课题。可以搞到免费的门票。我对建筑和历史都没兴趣。不过算了。这城又小又偏。完全没有娱乐活动。聊胜于无。跟着去罢。

是阴天。城堡里面光线晦暗。墙角人形的铠甲投出阴森黑影。悚然肃杀的样子。石壁阴寒。围起缄默的数百年。吸一口气。冰冷潮湿的灰尘味。

混课题组的好处在于可以接触到一些非对外开放的资料。禁闭的门。霉变的家具。尘封的日记。米娅忙得顾不上我。我一个人在展厅晃了很久。看不懂也没兴趣。百无聊赖。于是又想起丽兹来。想着晚上要不要再去那家咖啡馆看看。周末嘛。说不定会遇上。

然后我停下来。在一副古老的家族画像前长久地停下来。我突然意识到那天晚上见到丽兹时我为什么会一时找不到形容词。聊天的时候投缘得让人吃惊却始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古怪。只是当时情绪太高。来不及细想。很多细节都被我忽略掉了。在这幅黯淡的油画前。我终于明白过来。我找的那个形容词。是古旧。

她美如冠玉。容颜饱满。可是眼睛却像凝定的冰。至深邃至淡泊。只有经历了世事沉淀了时间的老人才会有那样的眼睛。看透的那种。她会说各国语言。发音地道口齿清晰。可是她的用词非常古怪。生冷偏僻。很多词我只在初版的格林大词典上见过。她说她常去那家咖啡馆。可是服务生不明白我说什么。她游历甚广。她谈吐风雅。她。

我明白了。很明白了。

古旧。不属于这个时代的遥远气息。斑驳暗影。细碎尘埃。她和这幅画一样古老陈旧。

 

面朝画框。我开始慢慢一步一步往后退。在画的右下角。斜斜签着一行花体字。

伊丽莎白·巴托里。伯爵夫人。

 

 

Akilla。

贰零壹叁年十一月二十三日。

唇物语。女爵。YSL Rouge Pur Couture。54 Prune Avenue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62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