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苦逼抖S焚香记。开篇。最后的夏天。  

2012-07-01 07:20:45|  分类: 焚香记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夏天。

很喜欢夏天。

苦逼抖S寻香记。开篇。最后的夏天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 

快要睡着的时候。感觉到手机震动。滑动。解锁。屏幕在暗夜中发出刺目的白光。墙壁被照出一块惨白。上面投下蚊帐巨大灰色的暗影。

您有新的短信息。确定。阅读。眼睛要眯起来才能适应屏幕的亮度。喂Aki。我的蚊帐有个洞。能睡妳帐子里么?

笑。回复。发送。来吧。

一分钟后感到下铺的动静。然后整个上下铺轻轻晃起来。Fiona钻进帐子。胳膊撞到我的小腿。啊见鬼。被咬了好几口啊魂淡。她一边挠手臂一边小声咕哝。

借着手机光在枕头边摸了一圈。终于摸到睡前准备的风油精。递给Fiona。冲她笑笑。知道她没在看也冲她笑笑。呐。擦擦罢。虽然可能没什么用。

手从对面的黑暗中伸过来。风油精接过去。一共触过左手的手背。指节弯曲的弧度。和食指的指尖。在皮肤的表层留下比暑气低一度的温存。

暑热还没有褪去。黑夜正在淤积。头顶的吊扇发出吱呀吱呀的叹息。一声一声融入夜里。池塘的蛙鸣和夏虫的躁动。草叶树尖穿过热风。枕边传来慢慢变缓的轻浅鼻息。还有竹席上的花露水和风油精味。

最后的。我们的修学旅行。


苦逼抖S寻香记。开篇。最后的夏天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
很久没有开新篇了。当然。之前开的腮红唇膏篇都长期处于硕大的坑洞状态。呃。好罢。请相信时间。。。决定来写写这些年用过的香。之前已经写过一些。零零散散。没什么逻辑。干脆就开个香水篇。专门用于无病呻吟意银装13。

少年变骚年。辣妹变辣妈。当年寡言怕生的A。也终于堕落成厚颜无耻的苦逼抖S。只有那些夏天。烈日当头大地蒸腾。还有那些属于夏天的味道。停留在记忆中挥之不去。凉席的草清味。雨后潮湿柔软的黑色土壤。盥洗室里不小心洒出来的花露水。和风油精瓶子里绿色的液体。这些味道像记忆本身一样不断延伸。周而复始。年复一年。

果然还是喜欢夏天。一直很喜欢。

 

A用香很杂。不沉迷老香。不追逐新作。商业香和沙龙香一视同仁。

这些年。默默地收。在每一个将醒未醒的早晨。捕捉到隐约的尾调。觉得美好。以前也盲买过。不过盲买都会在各大香水达人那里做周密的功课。所以失手的不多。不过现在入手。都一定先在自己皮肤上试过。模棱两可的一概舍弃。真心喜欢。才入大瓶。

至于用香取向。人称苦逼。

所谓苦逼。是指痛恨甜味。痛恨粉味。痛恨水果。曾经也爱过花鸟鱼虫。也迷恋果的清香花的繁复。但是时间是一把强大犀利的匕首。用直白的方式告诉我们现实残忍人心难测。于是苦逼少年A在时间的磨砺下形成了目前这种抖S的重口味。基本上越苦越烈越喜欢。越浓越厚越激动。嘛。木有办法。海明威那句惊世的”the world is a beautiful place, and worth fighting for”。如今我只同意后半句。

 

关于撞香。其实A一直非常崇敬能够成为街香的作品。从香味研发到市场运营。无疑都是成功的。所以A也算得上街香的爱好者。每撞一次都无比欣喜。呐。有人和我喜欢一样的味道。不觉得很有心有灵犀的宿命感么。

夏天是个撞香率很高的季节。衣服穿得少了。需要遮盖的气味多了。体温和空气本身的热度。都让香水的扩散挥发变得更加明显。再加上热风穿过路口的味道。街边蛋糕店的味道。露天咖啡吧的味道。雨落下来溅起的尘土味。嘛。所以说。夏天是个感性的季节。

前段时间一直在用娇兰家的Shalimar。之前也写过。心得点这里。搬家的原因。现在出趟门总要坐很久的车。是周六。车上人很少。阳光很好。车内车外都是初夏淡淡的暑气。到植物园那站时上来一个女子。长发披肩。素色套装。全然不施脂粉。擦素淡的裸色唇膏。整个人是低调淡雅的。只有香水味直击人心。是香草。柔滑温暖的甜。背后却苦意浮动。带点筋骨的。甜与苦揉在一起。完全是娇兰家的手笔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。应该是Shalimar。于是冲她浅浅笑过去。心有戚戚焉的那种。

女子接收到A的笑容。莫名其妙。面无表情将目光转向窗外。

继续笑。撞香神马的。果然最有爱了。

车又往前开了两站。女子下车。经过A的身边。A本来无限扩大的灵犀之笑迅速凝固在脸上。稀泥一般无法形容。呃。是Shalimar没错。只是那女子的Shalimar下面。低靡地漂浮了一层淡淡的狐臭。离得近了。方才见到真面目。A还心有戚戚焉地猛吸一口。嘛。就说撞香神马的最有爱了。。。

 

关于晕香。嗯。偶尔会晕白花类。看当天状态了。荔枝等水果的尖锐型甜香会让A有呕吐的冲动。焦糖神马的就完全无视了。总之糖分高的味道是A的死穴。闻一次晕一次。所以上帝之手Serge Lutens家的香水们A基本是退避三尺的。虽然戏剧张力是狠强劲。但是总觉得太甜。无福消受。

除了甜以外。A基本上百无禁忌。神马金木水火土神马花香木质西普水生调。一概全盘接受。不纠结留香长短。

偏执地迷恋50ml的容器。还没用腻就会完结的容量。瓶身比例完美。

出门常常忘记。但睡前一定用香。

男女通吃。常以丹尼之名入手男香。结果从头到尾都是A在偷用。Ozg…

 

关于香料。檀香在A的皮肤上总会得到强调。持香也会不错。其他喜欢的香料。一者玫瑰。再者香根草。

玫瑰是比较普遍的香料。放眼望去满世界都是。真正要找属于自己那一朵时。却踏破铁鞋。还真是有点得之我幸,不得我命的宿命感。回头看时。发现A收的玫瑰香水竟然也不少了。慢慢po上来。

草木香料中。完全不忌口。最喜欢的香料应该是香根草。够苦。够闷。还有一种辛辣的草腥味。完全符合苦逼少年的重口味。男香当中。有许多香根草为主题的名香。A一度沉迷男香。精神抖擞地每天喷着男香出街。导致经常被各种叔叔请教用的是什么香水。注意。不是搭讪。真心请教。还虚心掏出笔记本认认真真把牌子和香名抄下来的那种。Ozg。。。

 

好罢。堕落成苦逼抖S的A。终于决定来坦白苦逼抖S养成之路。如果有感兴趣的香水。可以给A留言。A熟悉的话会po上来。不过鉴于A的苦逼重口味。喜欢甜蜜型或者水果调的孩纸们。就直接无视A罢。而且A才疏学浅。对香料也没什么研究。又常常话痨犯病偏离主题。所以各位看看就好。当不得真。

苦逼抖S寻香记。开篇。最后的夏天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 

那之后过去了多少个夏天。干燥的。炎热的。暴雨的。悸动的。随着一声声蝉鸣渐行渐远。

时间堆积成距离。那些记住的。是因为遗憾还是因为怀念。

 

天还没亮。电扇还在吱呀响着慢慢转圈。漫长的修学旅行和热的风。在上铺醒来时妳缩在我身边。竹席在妳的睡脸映下浅淡的印痕。妳有轻浅的鼻息和夜蛾般蠢动的睫毛。

背着包去看日出。爬坡度很缓的山。一路嘻嘻哈哈。漫不经心东拉西扯。有人回过头来催后面掉队的家伙。有人喘着气扇着扇子吐槽天气实在热得离谱。有人被偷了饼干一路笑着追打出去。石头铺成台阶。草叶割过脚踝。汗带着咸咸的味道向下淌。太阳出来的那一秒。我们站在山顶的岩石上欢呼。那些插科打诨嚼着口香糖混掉的自修课。那些吹着口哨骑着单车晃悠回家的放学。那些分吃一块点心坐在操场上看莫名其妙球赛的社团活动。还有我们的少年时代。用力用力为它欢呼。

这样便到了最后。篝火燃尽。游吟诗人感到累了。他收起琴。故事也在凝固的指尖完结。一朵花孤单绽放孤单颓败。一只飞鸟从窗前坠落。一盏灯沉入黑暗的河底。歌声从远方出发。来到身边时只剩余音。难道还不承认一切都向着终结的句点而去。在清醒之前。伸手之前。呼喊之前。早已在风中消逝于一瞬。

太阳升起来。巨大的夏天流体般涌出。萤白色日光的茧。最后的夏天。

妳笑笑勾一下我的手指。妳的笑容混杂了花露水和风油精的味道。无比清凉无比爽利。我们在一起哦。最后的夏天。妳说。我们在一起。

 

夏天。

很喜欢夏天。

苦逼抖S寻香记。开篇。最后的夏天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 

 

Akilla。

贰零壹贰年六月三十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44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