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  

2012-04-01 18:02:53|  分类: 焚香记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虞兰盆节。漫山灯火。河里星星点点,水色流离。每一盏微光,都是一个逝去的灵魂么。那么美。那么悲伤。

下山的路延伸下去是海滩和码头。隐隐传来的海浪声。风吹过树冠的摇曳声。雨前的云层舒卷声。黑暗凝成固体。路越走越狭小。进入树林的一刻泥土和植物腐败的气息就突然浓郁起来。脚下开始感到松土和落叶,还有突出地面的根茎。

 

Guerlain。Shalimar。


那时候。林常和悠溜到西南教学楼的露台上看星星。在乌云像洪水一样夹杂着天空说不出口的灰色悲伤呼啸着涌来前,天上有一颗星星。不是两颗三颗四颗五颗六颗。是一颗。黑暗是广袤无边的农田。在其中深埋下钻石的种子。最终收获的只有一颗。很沉默。

临走。悠说。林,我怕我会想你。

林愣一下。有点意外的样子。随即笑,说,我没有意见。

然后两人分开。从此不再见。

 

前调。

edp出来不冲。并没有强烈的酒精味。呼之欲出的柑橘调。些许甜。不腻。分明是橘。却并不是新鲜采摘的那种。而是罐头里和着皮肉用来泡茶的苦橘。佛手柑的清冷和橘皮的苦涩。加了糖腌制过。泡出来却是化不开的苦味。

柑橘调很快隐去。一点一点悄然抽身的隐匿。契机抓得很好。过渡平稳。全然不动声色。木头的沉感和苦意渗出。苦。但不涩。生鲜的苦。让人有生猛的感觉。就像当头一盆冷水泼下来。呼吸要窒一下的。虽然算不上激烈。但没来由地就是觉得很生猛。

 

edt的冲击感来得更犀利。更尖锐。也许是酒精的原因。冲出瓶口之后强烈得近乎呛人。皮开肉绽的炸裂感。和edp在前调中还做出层次感不同的是。edt在A身上没有任何甜度。柑橘全然不见踪影。冲口而出就是木头的苦涩。不仅仅是苦意。还有涩感。这样急痛攻心的苦。大概只有勃拉姆斯的第一交响才能够表达。单音节的。急奏而出的。用大鼓连续重击才够劲的巨痛。知道失去的那一秒。怎样悲恸的嚎哭。充血的眼睛。声音都劈了。王一夜白头。哀伤的不是死亡,而是无法交握双手的死亡。当沉入最深的冰冷河底,伸出手……你不在。逝者已矣,对于被留下来的人来说,那才是真正的地狱。

 

在前调上。edp和edt走向了两极。一个深沉细腻。一个激情澎湃。相同的,是贯穿始终的痛感。

同样是痛。edt要淋漓彻底得多。红色的筋肉白色的骨。尖锐的悲伤锋利的刺。空气里弥漫着血液的味道。

edp则有一种大隐隐于朝的晦暗不明。是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意。还是相顾无言泪千行的厚度。分明看到森森的白骨。却滴血不见。那样的沉郁顿挫。等到醒悟时。已经十年过去。心有余悸而后劲绵长的钝痛。


 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 
 

夜里梦到火车。昏暗的车厢。包裹着墨绿色丝绒的座椅。天花板和地板也涂成暗绿的颜色,像大洋深处水草舞动的墨色,让人内心有一种沉寂游移的潮湿。我站在车厢的过道上。面朝着车门。车外的白光从脸上晃过。一明一暗。一明一暗。车厢里并没有别人。整列火车仿佛行驶在硕大的风洞中。空旷的断层。内心和身外都苍茫一片。可是当我忽然转头,却看见悠坐在车厢最后一排的角落里,一手托着下巴,一手搭在座椅的扶手上轻轻敲击着墨绿色的绒面,脸冲着窗外若有所思。

当然是悠。我怎么会看错。

感受到我的目光,悠转过头来。半张脸陷在阴影里,被车厢染上浓厚的墨绿色。眼睛是水气氤氲的暗夜大海,晦暗不清又分明闪过暗涌流淌的微光。

我看着悠,又低头去看自己。看见自己穿着17岁时穿的白T-Shirt和牛仔裤。还有那时的鞋子。光也从这些遥远的衣物上流过。一明。一暗。

这时车停下来。到站了。悠从最后一排站起来,额前的头发轻微晃动,连带着头发的反光都泛出一丝暗哑的墨绿,苔藓一般湿润的气息。走过我身边。像往常一样朝我笑笑。转身时衬衫擦到我的手背。棉布的柔软与粗糙。他下车了。

笔直的。没有一丝迟疑的。他朝着站台出口的方向大步走去。只能看着。目光停留在他的后颈。然后那个背影停下来。转过身面向车门。阳光从他的身后涌来。脸在阴影里。眼睛在阴影的阴影里。他的目光是背光处沉默的植物。

我想赤着脚沿着田垄飞快地奔跑。我想在阴天逆着风张开双臂。可是不行。怎样都不行。车门缓缓合上。火车又开起来。

所以这一次,你又要丢下我一个人么。

 

中调。

edp开篇之后缓缓降下一个八度。走向隐忍。更柔和。更低沉。绵长的哀伤。花的力量在这一部分得到释放。但木香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削弱。而是和花香形成一种双生的力场。赋格一般。结构严谨。主题清晰。主调与副调巧妙地穿插呼应。分明融合在一起。却又有一种对峙的张力。

与前调相比。A更喜欢edp的中调。花香饱满柔和。层次丰富。却不奢华。不繁复。有一种贯穿脊梁的单纯执念。木香使得整个中调转向暖调。温暖干燥。像秋日烧麦秆时的味道。烟雾环绕。草木成灰。有暖意。却没有温存。无比寂静。

Shalimar在中调平静下来。沉寂下去。默默看时光流转,岁月静好。你不在。她这样孤单。

 

edt在中调部分。则显得有些单薄。木香作为主线。并没有像edp那样形成双生的赋格。edt的花香太黯淡。太细弱。也有暖意。却最终落日般绵薄无力。日光收尽。夕阳淹没于无形。世界陷在固体的黑夜中,无声崩塌。风擦过树叶的暗影。乌鸦扑簌簌拍打翅膀。枯枝绝然的断落。

 

就前调和中调的过渡而言。edp无疑更冷静。更从容。缓中有力。时机和节奏都抓在点上。edt也有明显的调性上的转折。但收得太急。又有点后继无力。鲜血淋漓的场面急转而下归于安静。小断层。

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
悠走后的头几年,只要听见提起他的名字,林都会觉得神经吃痛地抽一下。心脏被丝线包裹,线头延伸到大脑,意识一转到那个地方,线头就被牵起来,人就被勒一下。有不知名的风从四面吹来,吹得仿佛血管都空了,全身冰凉。这么多年以后,还是常常想起。林从不避讳想起悠。那些分吃一碗牛肉拉面的傍晚。那些插科打诨的自习时间。还有哼过的不着调的歌。只是不再会全身冰凉。而是像隐忍沉寂的蚌,用肉身和时间去消磨最尖利的刃。不是不痛的。只是和进了血与肉,化作了自身的一部分。包裹心脏的丝线和肌肉血管融成一体,变成温热但是粗糙的部分。那些相互牵绊着走过的年少时光。潜在记忆的最深处。有时间磨灭不掉的微光。叫作珍珠。

 

尾调。

edp在A身上只表现出了香草和檀香。其他一概闻不出来。尾调的收篇用意非常清晰。香草黯淡。檀香低靡。只能贴着皮肤细细去嗅。闻其声不见其影的。暗花败去。草木低垂。却没有草叶的清新感。没有植物的生命力。一点没有。相反的。Shalimar的尾调有一种古旧的氛围。香草早已枯死。檀木刻上碑文。关于神的传说化作羊皮书里细密的符号。硬质的封皮有上好鼓皮的触感。一页一页翻过去。它古老的身体在每一次震动中吐出细小的灰尘。

edt在A身上除了檀香以外。还有一种烟叶的感觉。看了下尾调的成分。版本不一。但似乎都没有烟叶。就尾调而言。edt有一种光华褪去尘埃落定的空旷。心口开了一个硕大的风洞一般。无比寂寥。

edp则在结尾处呈现一种死灰的虔诚。庙宇高昂。梵音靡靡。谁披着黑色长袍三扣九拜。内心水洗般肃然。

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
忘。

亡心。

没有闪电和雷声,雨悄无声息的下起来。细而绵密的雨,能听到微小的水滴打在树叶上的声音,闻到叶片被冲刷下的尘土气息和水腥。辨不清方向,植物落叶和湿泥踩上去像绵软的什么东西的尸体。

下山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。像被突然包裹在大鸟羽毛厚重腥臭的翅膀中。完全的,固体的黑暗。仿佛加了墨汁的果冻。还有刚分娩出母体的小羊那样呻吟般的雨声。林在这一刻,有一点想念那时夜晚干燥的星空。没来由的就非常想念。

要有多坚强,才敢念念不忘。

 

Shalimar在A身上留香不长。edp和edt都只有4小时左右。

关于版本。老版的无处可觅。所以也无从比较。A手头的都是现在柜上买得到的改版。。。前段时间Guerlain出了新Shalimar Parfum Initial。呃。基本是一瓶糖浆+咳嗽药水。A表示接受不能。老香控们可能对改版过后的Shalimar不以为意。不过A个人觉得改版后Shalimar的表现也还算中规中矩。不至于沦落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境地。不过留香真心差。A也着实无语了下。

edp和edt对比了很多次。于A而言。edp是一种倒序的叙述方式。开篇就进入十年后的状态。然后剥洋葱般一层层抽离时间的界限。去触及那些内心柔软的部分。最终归于虔诚。而edt的叙述则是直白大胆的正序。正面直击深可见骨的痛。从撕心裂肺出发。走向平静。edp是东坡先生苍茫十年后江城子的绵长诗意。而edt则是勃拉姆斯一交庞大蓬勃的戏剧张力。各有各的特色。

而A最终会先入edp。只是觉得从叙述性而言edp更完整些。起承转合都鲜明而柔和。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。味道的层次上edp也更丰满些。主副调是种相当耐人寻味的结构。

但A个人觉得edt来得更有个性。尤其是开篇的暴虐登场。之后急转直下。最终走向寂静。这样跌宕起伏的表现A其实很爱。人往往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会伪装之后。就会格外怀念那些真心暴走抓狂的场面。所以不出意外的话A还是会入edt。毕竟爱上Shalimar的味道。完全是因为edt真性情的开篇。

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 

我想回到并不遥远的过去。我想再看看那已经失去的十年。岁月匆忙。我是局外人。我也忧心忡忡。

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。是谁说的。沧桑的二十年后,我们的魂魄却夜夜归来。

竟然是真的。

而这一刻。你的魂魄,又在哪里。悠。

 

基本上可以说。Shalimar是一支以香草为主题的香水。香草。唔。怎么说。A相当不感冒的一种香料。原料太普遍。用途太平常。甜甜软软。平滑了所有棱角的柔和。没什么骨气的感觉。所以即使是平常买糕点选冰淇淋。A也绝对不会选香草口味。可是Shalimar的香草。闻到要怔一怔的。A头几次试香的时候。甚至不相信香草是主料。木质暗哑的气息在主调中做得太到到位。太恰到好处。不动声色地中和掉香草那种甜软的个性。让人有一种挺拔的直立感。目光高远。

香草和木头。在Sharlima的演绎当中。是一种恒定的对位。木头主内。贴着皮肤形成一个肃杀的场。幽深的。广袤的。无限延伸。而香草则在外面。向外散去。贴着皮肤嗅时只觉得轮廓模糊。但拉开一段距离了却锋芒毕露。所以用Shalimar时虽然自己闻着觉得整支香味音色低沉。旁人闻起来却觉得柔和中带有小小的甜美。以至于常夸A。嗯今天的味道很柔美。A最初对这种评价完全不以为然。柔美?!脑壳烧坏了罢。那可是Shalimar诶。不信。再凑着皮肤自己闻。果然还是只有木头的苦气。直到有一天A出门忘了戴围巾。在外面跑了一天回到自己的书房。一进门。愣。哪里来的香草。柔和。微甜。却不是那种轻飘飘的甜。渗在空气里。有素淡的温馨。看到挂在椅背上的围巾。连着喷了好几天Shalimar的围巾。于是顿悟。Shalimar。果然是香草的主调啊。于是捧一本书静静坐下来。这样的气息。让人心生暖意。看了半本。抬头再闻。已经察觉不出香草的甜意了。木头的暗沉感又隐隐浮上来。内心寂然。

远观。觉得甜美。离得近了。方才知道苦意。这样的距离感。

难怪Earnest Beaux要心生感慨。给我一些香草。我可能只会做个蛋糕。而Jacques。却创造了Shalimar。

 

Guerlain家的一代名香们。Mitzuko。Samsara。Shalimar。

Mitzuko端庄典雅。温柔而不失气场。有笔挺直立的脊梁。

Samsara悠扬婉约。却在主题上明朗积极许多。香气的发散性也好得多。也对。转世轮回。如果还有机会见面。死亡又有什么可怕。

所以A一直觉得。Samsara的主题是生。而Shalimar的主题是死。最黯淡。最寂静。Shalimar以爱为名。却是一个死亡气息很重的味道。幽深。暗哑。主调是悲观的。木香弥漫。低吟浅唱般。有清浅的鼻息。Shalimar是一种悲伤的偏执。即使化作尘埃也死守着记忆。不但自己不肯忘记。还大兴土木让后世顶礼膜拜。不允许整个世界忘记。她不寂寞。她只是孤单。比寂寞来得更深刻。更凝重。更绝望。在那些漫长的时光中。一个人守护两个人的记忆。对于留下来的人而言。才是真正的地狱。一点不错。

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  在苍茫漫长的十年后。林站在讲台上。这是十年前属于他们的教室。在这里他有他自己的学生。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当年自己的座位。还有斜后方悠的座位。林知道那张桌子左边抽屉的右隔板上刻着悠的名字。横平竖直。字体宽宽扁扁而又懒懒散散。于是他笑。冲自己笑笑。觉得内心温暖。

“老师你们以前都在学校干嘛?”他的学生有他当年一般的眼睛。

“学习啊。”林笑起来。

“啊?那很无聊啊。。。”要不要这么异口同声。

“哈哈。那时我也这么想。所以晚上经常跑到露台上去看星星。”固体的夜空。擦着额头悬在半空的星星。不是两颗三颗四颗五颗六颗。是一颗。黑夜无边的田垄间。钻石种子的收获只有一颗。很沉默。咫尺之距。土地早已无限展开。之后,是一朵花,还是一种火焰。

“诶…这么好啊!也带我们去吧!”

林挠头。温和地笑。“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。杀时间而已。很无聊的。”

“带我们去啦!听上去很不错诶。。。”

“去了你们一定后悔。那里什么都没有,真的超无聊的。”林摆摆手,表示结束话题。“好啦我们开始讲课文。”

我没有骗你们。 现在的露台,什么都没有。是真的无聊。因为现在那里,只剩下星星而已。

 

漫山灯火。河里星星点点,水色流离。每一盏微光,都是一个逝去的灵魂么。人群缓缓涌向灯火通明的山脚,从山坡上看下去,就像不断滑落聚积的眼泪。明亮而温暖。

音乐响起的时候。我们戴上面具。载歌载舞。在漫长的一年当中,只有这一天我们死去的亲人或爱人才能够重回人间,戴着面具混在欢乐的人群中回到我们身边。只有这一个晚上。

火把和歌声为他们点亮归途。烟花在夜空中绽放时,戴着面具的陌生人过来和我们共舞。不要掀开对方的面具。无论如何都不。一旦褪去面具的庇护,亡灵就会四散消逝,再也回不去了。不能拿掉面具。不能看到你的样子。即使只有这一个晚上。

那么,一起跳一支舞罢。我知道那些人中总有一个是你,就够了。我会一直坚持下去。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。

总有这么一天。

 

 

Akilla。

寫於清明。貳零壹貳年四月三日。

 

 

【A的吐槽。】

话说。。。这篇写在清明节是不是也太应景了罢。。。

其实一开始只是单纯想写Shalimar两种版本的对比来着。写着写着话痨果然又偏题了。。。于是又变成这样死长死长的一篇。。。

不过关于林和悠一的故事。A很早就想落笔了。也许是觉得这样一来,说不定就能挽回,那时被强行分开的,我们的十年。

我心中十年份的思念。传达给你了么。悠。

 

 

【最后。补上网上搜来的shalimar三调。edp与edt差不多。但版本众多莫衷一是。仅供参考。】

前调。柑橘。柑桔。佛手柑。柠檬。雪松。

中调。鸢尾。广藿香。茉莉。五月玫瑰。香根草。

基调。皮革。防风根。麝香。麝猫香。香草。熏香。檀香木。


总有这么一天。Guerlain Shalimar。edp vs edt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90)| 评论(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