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  

2011-03-09 07:15:29|  分类: 胭脂扣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妳的脸。让我想起一个人。
  这是KenZ这辈子和我说过的第一句话。
  桌上的书翻到392页。喝了一半的咖啡正在变凉。阳光从眼睫间黯然隐去。
  Nars。Amour。  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虽然是个懒人。上起课来从来漫不经心。但还是偶尔会去图书馆。买一杯黑咖。把脑袋支在电脑屏幕后面看书。阳光这么好。四周这么安静。书的排版又这么密密麻麻。狠容易让人犯困啊。。。双眼合上的那一秒。感觉到另一个人的目光。于是睁眼。对上斜对桌一双浅绿色的眼睛。见我望过去。那双眼睛也没有转开去。无聊。继续闭眼睡觉。可恶。那个目光还在。抖落不去。于是火大。干脆走过去。你这样盯着让人怎么睡觉啊。问。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。
  绿眼睛的主人笑笑。很浅。轻描淡写的那种。妳的脸。让我想起一个人。他说。语气倒是认真。
  用鼻子轻哼一声。这么老套的开场白。无趣。
  对面的人径自笑开去。我发现他笑起来时眼睛里有一个金色的亮点。像黑森林深处巫师的水晶球。质地是冷的。却好看。嗯没错。他是个漂亮的男人。我在心里下定义。
  
  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Nars。Amour。
  
  苹果红。A个人以为Amour是Nars中最正的红色。和Exhibit A比起来。EA的番茄红里明显带有橘调。而Amour。不偏桔。不偏粉。红得正义凌然。但又不至于完全饱和。不会过于夸张。刚成熟的苹果般。没有肉欲的饱满感。
  
  色调上。分明是暖的。像50℃的温水。不烫手。不厚重。却终究有暖意。
  
  质地。亚光。不会突显颧骨上的毛孔或斑点。加上Amour的红本身没什么偏色。不会挑肤色。所以基本上Amour是个很安全的颜色。粉压得不紧。不是什么固若金汤坚若磐石的盘子。A的这盘。就因为失手打在地上而少了一块边角料。所以。使用时请不要把Amour当作飞盘投掷。。。
  
  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显色度。一般。不是重色系来的。A用187上色的话。叠加2-3次。对于新手来说。非常好上手。基本不会出错。如果喜欢清淡效果的。晕染1-2次能够出现自然的红晕。浅淡。却分明有健康的气色。如果习惯重口味。即使叠加3-4次也没什么问题。绝对不会出现疑似高原红现象。整个人的气场会变暖。强大的亲和力。
  
  持久度。不多说。俩字。强大。
  
  妆效。看图说话。
  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之前和朋友聊天。朋友觉得Amour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红色而已。很多牌子的腮红都能做到。A个人也觉得。和EA Desire之流比起来。Amour算不上什么特别出挑的颜色。但胜在百搭。没有偏色。所以不挑肤色。没有亮片。所以不挑肤质。好上手。又不易出错。所以这次出国。A的23块Nars腮红中唯一带在身边的一块就是Amour。不知道怎么搭配妆面和衣服时。Amour是一个很稳妥的选择。可浓可淡。四季咸宜。老少通吃。
  始终觉得。Amour的苹果红里。有一种独特的张力。柔和的。亲切的。带一点小小的雀跃。以至于容易让人误以为一个词。爱情。比如A的同屋第一次看见A用Amour时。恰巧KenZ来找A。室友就很开心地问。Akilla, are u in love? 问得A一头雾水。第二次又用Amour。室友狐疑。Akilla, are u in love…again?
  好罢。Amour的爱情。这样看来。倒很切题。只是谁又知道。爱情这种东西。或许也只是一种误读。谁都飞蛾扑火。谁都身不由己。
  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后来。KenZ给我看了照片。那个我的脸让他想起的人。亚洲人的脸。笑得云淡风轻。确并不像我。一点不像。
  他开始给我讲关于她的故事。都是平淡的过往。琐碎细腻。我也会讲丹尼的故事。断断续续。于是每次KenZ来找我。我们都絮絮叨叨地急于倾吐。咖啡喝到一半就凉掉。声音来不及发出就熄灭。你看。我们爱的人不在身边。我们都絮絮叨叨。找不到救赎。
  
  再后来。KenZ背上他的大旅行包。一个人去了南洋。他说也许他还能遇见她。也许他能找回他的爱情。走之前。我送给KenZ一株水仙种子。嘱咐他好生伺候。KenZ小心地包好。朝我笑笑。浅绿色的眼睛深处有一个金色的亮点。水晶般透亮坚硬。却有暖意。于是心生感慨。他果然是个漂亮的男人。
  
  再再后来。接到KenZ打来的电话。像是在街上。能够听见身后弥漫的车水马龙。他说那个走之前我送他的种子。是……一颗大蒜。
  我就在电话这边幸灾乐祸地笑。你终于发现了么。
  能够想象电话那头他的表情。什么?妳是故意的?
  好罢。我只是想试验一下。多久才能看出来那其实是颗大蒜。两个星期?
  差不多……我天天给它浇水。可是发现它光长叶子来着。
  后来呢?
  做饭的时候吃掉了。。。
  
  所以有时。爱情只是一种误读。就像水仙的种子。也许一开始就只能长成大蒜。
  
  
Akilla。
二零壹零年十月十五日。
胭脂扣。妳的脸让我想起一个人。Nars Amour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94)| 评论(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