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  

2011-03-09 06:48:26|  分类: 皮影戲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这个城市。总是下雨。天边永远低垂着潮湿的云朵。阴郁的。疏离的。看不见边际。
  城市的河边。有一座高楼。面无表情地耸立着。穿过厚实的浓云。把天扎破了。戳出一个洞来。光从洞里漏出来。明亮温暖的伤口。我住在那幢楼里。离天空的伤口最近的地方。
  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一个人生活。偶尔在电梯里遇见同样住在高楼里的人。于是笑笑打个招呼。我没有见过和我同住一层楼的人们。从来没有。我们都有各自的时间。各自的周期。像在不同轨道上绕圈的行星。永远没有交点。有时听见隔壁开门时门锁转动的声音。就想。那扇门里。住着怎样的人。有着怎样的故事。
  养了一条眼睛鼓出的金鱼。我叫它小猪。小猪继承了它主人除外貌以外的一切特点。爱睡爱玩。散漫无边。又始终安安静静。
  星期天总是下雨。下雨的时候看不见天空。触摸不到那样高远的伤口。可以一整天都用来睡觉。做各种古怪离奇的梦。梦醒了就爬起来给小猪喂鱼食。发现它意兴阑珊。毫无兴致。在看不见天空的星期天。小猪和它的主人一起睁着眼睛睡觉。
  想去很远的地方旅行。一个人。走很多路。沿着许多河流。然后在很久以后回来。但是我有一条叫作小猪的鱼。我想我应该照顾它。我不能走得太久。于是看很多书。作很多笔记。喝黑咖啡。起得很早。睡得很晚。睡前发现小猪静止悬浮在水里。怒目圆睁。它也困了。睁着眼睛睡觉。于是走过去把它弄醒。它甩甩尾鳍。丢给我一个白眼。我笑起来。拿鱼食砸它。喂喂。再瞪眼的话眼眶就撑裂了。笨蛋小猪。
  这时听见教堂的钟声安静地敲十二下。子夜的钟声。新的一天。外面是黑压压的城市。黯然无边。每一个新的一天。我和小猪都清醒着迎接。
  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HR Prodigy。
  离开家的时候。只带了一小罐La Mer出来。每天和浮粉抗争。苦不堪言。巴伐利亚的秋天。又逐渐转凉。于是去参加啤酒节时。顺便入了罐粉霜。貌似中文叫作极致之美菁华粉霜。
  买之前。没有作任何功课。一来德国这边诸如CPB。AQ。Impress之类的日系几乎无迹可寻。二来国内还囤着n多粉霜没开封。所以只想暂时入罐粉霜临时用用。以救La Mer浮粉之灾。
  是不是没有期待。反而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。HR Prodigy。就像在清清冷冷的早晨。与丁香般美好的女子擦肩。她长发披肩。眼波绵长。转身时有悠远寂静的香味。
  从九月到现在。几乎一天不断地用了三个月。粉霜也明显下去了半罐。期间A始终死心塌地。从La Prairie和Armani柜上的粉霜前镇定飘过。完全没有任何拈花惹草的念头。可见。Prodigy强大的魅力。
  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颜色。20 Vanilla。
  欧洲柜上一共6个色。分别是14。20。22。23。24。30。后面三个颜色黑得不像话。20 Vanilla算是黄调第一白。和粉调第一白14比较了下。14偏红偏黑。色调与亚洲人严重不合。20虽然看着不白。但好在没有什么偏色。很正常的黄调粉霜。兄弟们。在欧洲这个审美黑红的地方。能找到带一点黄调的粉。不容易啊。当即在柜上感动得飙泪。
  拿着20和店里所有底妆对比了一圈。Sisley那个玻璃瓶的0号太白。还干。搁A脸上估计能直接去演艺伎。Kanebo旗下的Sensai最白色只比20白了那么一米米。而且看着粉红粉红的。放心肉似的。Dior和YSL在德国压根没出粉霜。无语。Chanel又一整个黑黄。一圈下来。还是Prodigy的20最靠谱。于是收兵下单。提着Prodigy颠儿吧颠儿吧回去了。
  买回来网上功课了下。貌似国内MM用的都是7号。9号。呃。果然还是亚洲线的色号比较白。A看着手里的20。完全明白自己晒得有多黑了。。。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和La Mer Ivory对比下。左边Prodigy 20。右边La Mer Ivory。自然光线下拍的。颜色看着还是准的。两个色其实亮度差不多。但能够看出20偏黄。显得略暗。Ivory黄中略带红调。偏粉。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涂抹开来。貌似都比A手臂原本肤色暗些。两个色就亮度来说相差不多。但Ivory的粉调实在夸张了点。红红黄黄的一大片。相当突兀。20的黄调没什么偏色。所以在黄皮上融合得反而比Ivory好。更自然。更贴合。当然。20肯定不是什么明亮的颜色。白皮们还是考虑亚洲线的7号9号比较合适。
  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质地。在A用过的所有粉霜中。HR Prodigy的质地是最水润的。换句话说。Prodigy的流动性最强。质地偏向较厚重的粉底液。瓶身稍侧。粉霜就会随之倾斜。而这在AQ或La Mer上。都是不可能的。如果AQ是柔滑的乳霜质地。那么Prodigy就是润泽的乳液感了。上面和La Mer涂抹开来的对比图也能看出。La Mer质地偏干。皮肤纹理变粗。HR那边就相对细腻得多。
  
  气味。淡雅的花香。比AQ来得浅淡。悠然的。邈远的。完全和La Mer的酒精+涂改液不是一个境界。再次鄙视La Mer。
  
  延展性。满意。由于Prodigy质地偏向液体。涂抹度要优于一般粉霜。随便拍拍就能狠好地贴合皮肤。几乎能和传说中的AQ打个平手。
  
  滋润度。完全是HR的强项。A连续用了三个月。从干燥的秋季到寒冷的冬季。一路下来。脸没有觉得紧绷过。话说。冬天A可是沙漠级的干皮。现在室内烧着暖气。洗脸棉一晚上就硬得跟饼干似的。一出门。狂风乱吹。干冷干冷。拔凉拔凉。Prodigy依然不为所动。始终柔滑润泽。
  
  遮盖力。A用下来。优于AQ。优于La Mer。当然。颜色应该是很大的原因。La Mer的Ivory和晒黑的A色调不合。遮盖必然有限。Prodigy 20的黄调。比A皮要暗那么一点。但能够很好地融合皮肤。所以上脸之后并不觉得发暗。需要遮盖的小斑小点上再另外拍一层。基本上就被和谐掉了。注意。用拍的。至于黑眼圈。A的黑眼圈不算严重。但绝对存在。A一般不用专门的眼部遮瑕。而是用粉霜直接盖上去。用La Mer时会出现拍不匀+干纹。AQ么只能柔化。遮不掉什么。HR就完全不会卡粉或出现干纹。可见保湿之强大。一层上去。不太严重的黑眼圈也被和谐得差不多了。
  
  持久度。这个学期。忙着上课。忙着旅游。忙着购物。每天的带妆时间都在12小时左右。所以对于HR的持久度。A应该狠有发言权。德国的室内。暖气热得让人冒汗。户外又极端干冷。A出门。经常一上车就开始冒油。一下车整脸冻僵。就这样一油一僵。不断交替。乐此不疲。12个小时后。Prodigy依然服服帖帖地呆在脸上。不浮粉。不斑驳。没有任何暗沉。鼻子上会冒一点小油。因为A到了冬天就不再用散粉定妆。怕干。HR的持妆力。就是卸妆前镜子里干净明亮的脸。彪悍得让人吐血。
  
  养肤效果。养肤这两个字。是个主观的认定。A只列举一些使用Prodigy时对皮肤的客观观察。带妆12个小时以上。皮肤不闷。3个月以来。没有治痘。吃巧克力上火爆痘时。长时间带妆没有使痘灾恶化。卸妆后皮肤柔软。角质层不会堆积。A夏天用EL的Double Wear时。明显感到角质堆积。必须每周去角质。用了HR后。去角质的频率基本在一月一次。这些是A用Prodigy时对皮肤的观察。至于养不养肤。只能由大家各自评定了。
  
  光泽度。上个半脸。看图说话。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图是刚上完妆拍的。粉霜已经完全贴合。没有任何粉感。毛孔平滑能力也不错。光泽强大。带出皮肤健康的水润感。这种水润的质感。A在用AQ时体会到了。用La Mer时就完全不见踪影。而香缇卡在A脸上又有油光的嫌疑。所以HR的光泽。水润透明。完全恰到好处。
  
  虽然色号稍暗一些。但A却每天用得屁颠屁颠。一想到要上妆就完全狠开心。这么多粉霜用下来。HR也算是第一罐让A真正想回购的粉霜。
  Prodigy。不期而遇的一场邂逅。像墙角不知名的野花。在这个冬天寂静绽放。
  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我17岁以前的理想。是当一名长途巴士上的售票员。每天坐着车去很远的地方。每一刻都能告诉乘客下一站的地点。每一秒都有精准的方向。去别处。去远方。始终知道自己身在何处。始终明白有一天终将会回来。一切回到原点。所以每次看到长途巴士轰隆隆从身边驶过。都会翘起嘴角笑。想起17岁时蓬勃的理想。
  某一个不下雨的星期天。我一边往鱼缸里扔鱼食。一边告诉小猪我17岁时的理想。我想小猪知道了大概会拿眼睛瞪我。可是它两眼无神。一动不动。我碰碰它。发现它已经硬了。
  那个不下雨的星期天。墙角靠着不再滴水的红雨伞。四周是水蓝色的墙壁。头顶的天空灰得一塌糊涂。我就住在这片天空最深的伤口里。和一条叫作小猪的鱼一起。后来小猪走了。只剩下我一个人。我没有来得及告诉小猪。如果我去旅行。我不会走得太远。我会很快回来。因为我要给它喂鱼食。看它拿眼睛瞪我。
  
  双手插在兜里。一路踢着石子出去。耳机里是湿润的歌声。
  雨停了。我想我该离开了。
  
  
  
Akilla。
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。
皮影戏。不下雨的星期天。HR Prodigy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90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