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皮影戏。他她。La Mer粉霜。  

2011-03-09 06:42:42|  分类: 皮影戲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他高高跃起。手臂在空中划出饱满的弧线。橙色球体。奋力的洞穿。空心入篮。
  她流连在各种巧克力盒子间。目光安静。牛奶味的。她伸手。手指修长。
  他笑起来。鼻子很挺。眼睛很亮。
  她眨一下眼睛。呼吸很浅。睫毛很长。
  他。
  她。
  
  故事。总有这样或那样的开头。在某个时间。某个地点。用一次转身的时间完成一场遇见。
  她看着他。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。那个。上次借的牒。谢谢你。
  他发现她看着他时眼睛是黑色的。瞳孔深处的光芒像金盏花丛中追逐花粉的萤火虫。于是他笑起来。扬扬手。这次的巧克力。谢谢妳。
  
  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La Mer。Treatment Cream Foundation。
  La Mer 粉霜的传说。有狠多版本。
  版本一。护肤。由于La Mer面霜的神奇功效。La Mer的粉霜也被赋予强大的护肤能力。从紧致到抗老。从消炎到修复。众说纷纭。不一而足。
  版本二。色号。无论是粉调第一白的Ivory。还是黄调第一白的Linen。都无法满足亚洲人美白的终极目标。La Mer于是成为名副其实的黑粉。被白皮们弃之如蔽履。
  版本三。酒精。虽然众柜姐一再强调。La Mer粉霜护肤功效强大不含酒精。酒精之说依然不胫而走。大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  是因为众多版本。才成了传说。还是因为传说。成就了众多版本。
  
  
  故事。在开了头之后。总要继续。波澜不惊的一场遇见。于是平平淡淡地继续。
  一起上课。一起自修。一起挤在漏风的公交车上看街上的冻雪。一起吃着冰糖葫芦去动物园找白色的狐狸。
  他望向她。郑重地说。在一起。
  她发现他说话的时候有沉沉如水的嗓音。于是笑起来。不置可否。
  
  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A的La Mer粉霜。是从天使上转来的。到手的时候还剩下1/2。在A的任劳任怨孜孜不倦之下。半罐La Mer终于寿终正寝。彻底空瓶。由于是和其他粉霜交替使用的。在使用时间上几乎跨越了完整的四季。也经历了各种皮肤状态。因此体会上应该会相对全面些。
  
  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颜色。Ivory。所谓粉调第一白。和AQ的401相比。就是一罐西红柿炒鸡蛋。严重偏红偏黄。图上拍得深了。实际颜色比图上的浅些。和下图差不多。底妆习惯用第一白的MM们可以直接无视La Mer了。La Mer的Ivory比普通底妆第一白要暗上1-2个色号。不过罐子里看着深。上脸并不会太暗。以A的肤色。冬天会比A皮暗一点。不过这个夏天在德国大太阳底下到处跑。几乎没打伞。于是A狠悲情地发现。La Mer上脸竟然比原本肤色白出一截。泪崩啊。如果对白瓷效果没有什么极端追求。倒是狠推荐La Mer的Ivory。粉色的基调。能够带出自然的红润感。相对白瓷效果产生的距离感。La Mer的红润就凸显出强大的亲和力。像盛夏枝头初熟的蜜桃。健康饱满。
  
  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质地。Cream状。流动性差。和AQ相比。质地上更厚重些。
  
  气味。异常强烈。完全是酒精+涂改液的混合体。刚拿到手的时候。对着一大罐子深吸一口气。当场没闭过气去。当即怀疑自己买到假货了。于是颠儿吧颠儿吧跑到专柜。对着柜上的粉霜罐再一次深呼吸。又一次差点闭气。于是对手头的La Mer深信不疑。酒精之说暂且不论是否属实。但就气味而言。花大价钱买了罐白雪修正液的落差感。还是相当悲情的。
  
  滋润度。虽然La Mer也是个要口碑有口碑要名声有名声的传说级粉霜。不过在A兢兢业业的四季实践下。只能说。滋润度上不太靠谱。A的烂皮。冬天干。夏天外油内干。大冬天的。La Mer完全用不了。上脸一小时绝对出现紧绷感。一小时。一分不多。一分不少。如果在室外。风一吹。一脸干纹。所以干皮们冬天就不要考虑了。室内喜欢开着大暖气吹的也悬。估计也会吹出干纹。混皮们倒还可以试试。至于夏天。也不要考虑了。La Mer在夏天完全控油不足。油润有余。一脸油亮亮地反光。看着闹心。春秋用的话。控油和滋润还是能够保持平衡。
  
  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光泽度。刚上脸。效果比较雾面。算不上哑光。但比AQ雾面些。等到粉霜和皮肤彻底融合了。就是健康的光泽感。自然而充满朝气。再次体现La Mer强大的亲和力。
  图上左边是粉霜涂抹开来的效果。看得出比右边黑黄些。纹路也比较明显。可见不是特别滋润。
  
  遮盖力。肯定比AQ强。也肯定没有CPB强。算是中等的遮盖罢。刚上脸时妆感还是有一点点。但不明显。小斑小点的可以遮个七八成。大红痘们就别指望了。需要专门指出的。是对毛孔的平滑能力。A用下来。La Mer的平滑能力比AQ差远了。AQ虽然遮盖力差。出来妆效透明。但是对毛孔的平滑那叫一个彪悍。小毛小孔们全都隐形。完全是PS出来的柔焦效果。La Mer的话。刚上脸还是能遮毛孔的。但是皮肤看上去没有AQ上脸那么平整光滑。皮肤质感没有什么本质上提升。带妆几小时以后。会很郁闷地在镜子里发现。鼻子上的毛孔又跑出来了。
  
  持久度。只能说。和A八字不合。暗沉倒是没有发现。一天下来肤色还是健康明亮。但是贴伏度严重质疑。在A脸上。4-5个小时后会出现浮粉。大冬天的。彪悍的一脸干涩的黄粉。夏天的时候。底下一层油。上面一层油汪汪的浮粉。效果雷人。
  
  养肤效果。之前在写AQ的时候曾经说过这么多粉霜用下来。没有觉得特别养肤的。也没有觉得特别伤皮肤的。事实证明。粉霜的养肤传说。还是有一定根据的。夏天的时候。巴伐利亚这边30+度。实在被La Mer的冒油+浮粉郁闷得不行。就跑去买了罐EL 的传说Double Wear。Double Wear果然和传说一样。从贴伏到控油从持妆到遮瑕都是一等一的满意。过段时间会开贴另写。但是连着几天用下来。会发现卸妆的时候皮肤很疲倦。角质层堆积变厚。整张脸僵硬缺乏弹性。这种情况是A用粉霜时没有遇到过的。可见成分还是不一样。所以用了一段时间还是换回会浮粉的La Mer。浮粉就浮粉罢。至少卸了妆皮肤呼吸舒畅。饱满而有弹性。即使每天上妆。也不用担心肤质跳跃性滑坡。像A这样七天里有六天需要带妆的。时不时换季闹闹过敏的。还是老老实实用粉霜罢。
  
  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上一张半脸妆效。夏天30+度拍的。刚上完妆。粉感比较重。和皮肤还没有完全融合。光滑。却不水润。可以发现颜色比脖子白了。色调也不太一致。脖子黄的。脸上粉调的。再次泪崩。德国的毒太阳啊。。。没有用唇膏。腮红用了Nars的Angelika。就肤质来看。光泽是有的。鼻子上的毛孔也是有的。不过La Mer确实能带出好气色。自然的健康感。
  
  A出国之前。罐子里的La Mer还剩下5ml左右。于是用小分装罐装好。带在身边。
  后来。即使出油浮粉。即使八字不合。依然坚持着用La Mer。
  后来。忍不住买了别的粉霜。La Mer被置于一边。终究提不起兴趣。
  后来。有一天终于发现。那一小罐还没有用完的La Mer。再也找不到了。
  不是La Mer不够好。只是八字不合这件事。就像错误的时间。错误的地点。遇见错误的人。注定一场叹息。
  
  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他说在一起。
  她朝他亮亮地笑着。不置可否。
  
  故事。到这里嘎然而止。失去了继续的动力。像时间本身一样疲倦。
  两个人。一路聊天。一路开心地笑着。沿着时间的河顺流而下。可是走着走着。便走散了。没有任何预兆。没有任何原因。只是有一天。回头时。发现再也看不见彼此了。夹在人群中。被巨大的人流推动着向前走。只能向前走。找不到来时的方向。看不见回去的路。人潮涌动中。我们。散落天涯。
  你看。故事在我们能够设定结局之前。提前结束了。就像那些经历过的爱情。经历过的人。无疾而终。
  
  她记得。他高高跃起。球空心入篮。
  他记得。她递过巧克力。手指修长。
  他。
  她。
  
  
【谨以此文献给故事中的丹尼和故事的女主角。以及那些无疾而终的爱情。】
  
  
Akilla。
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。
皮影戏·他她。La Mer粉霜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4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