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  

2011-03-09 06:29:49|  分类: 在別處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6:00。闹钟疯狂叫嚣。打碎房间里的每一滴空气分子。梦游般翻身下床。头昏脑胀。
  提前买好了去纽伦堡的票。所以昨天一晚上都在排自己的行程。再加上整东西。差不多一点才睡。
  习惯性喝咖啡。卡普奇诺的泡沫丰厚美好。当然。对于我的困倦。咖啡已经彻底没有作用了。牛奶麦片。鸡蛋面包。我的早餐总是异常丰盛。
  
  
  
  9:27的旅游大巴。Bamberg和Nürnberg之间的铁路在修。于是坐了汽车。买的巴伐利亚卡。一天之内。巴伐利亚全州境内的火车、公交、地铁、城铁全都能坐。不计次数。
  上了车就开始做功课。一个人旅行的多了。渐渐养成这种习惯。出行前一天会把所有的路线和景点介绍做成电子书。放在I pod Touch里。路上反正也是闲着。就拿出来预习。
  有一段路。汽车沿着河走。河两边是一望无尽的田野。河水很清。不宽。但觉得很深。喜欢河。喜欢它们一往无前。喜欢他们流动的姿态。河流。是液体的时间。静默之中。是生存的张力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Spielzugmuseum。玩具博物馆。
  纽伦堡博物馆众多。德国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德意志国家博物馆也在纽伦堡。A在纽伦堡只有一天。而把国家博物馆从行程上挤掉的。是玩具博物馆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门口。彩色的喷水公鸡。还有奇形怪状的机械钟。让人想起小王子里那幅画。巨大的蛇吞下了一整只大象。然而大人们只会说那是一顶帽子。不想变成大人。不想把吞了大象的蛇说成一顶帽子。所以去了玩具博物馆。在终于长大之后。是不是也是一种挣扎。
  很可惜的。玩具博物馆的展览一概不许照相。A在国外狠怕鬼佬由点及面地说你们中国人怎样怎样。所以相机手机都安安静静地放在包里。毕竟在别人的国家。即使独自一人。也是背负中国两个字的。
  
  一层是木制玩具展。最早的玩具。似乎公元1世纪就出现了。木头做的小鸟。勉强有个鸟的形状。在漫长的岁月中。面目模糊。
  16世纪起。木制玩具就开始普及。木车。木马。木头小人。木头城市。A看见比较特别的。是一个1912年的木球。需要拼插起来。没有图。很难具体地形容。有点像拼图板的意思。但是是球体。所以拼起来难度很大。
  一个木头做的肉铺。一整间肉铺。铺里放满猪腿肉。店门口还挂着一排排鹅肉。全都由木头做成。非常逼真。不大。更加显得精致。由衷感慨了一下。
  一个木制的教室。木桌。木椅。木头学生们各个聚精会神。黑板上写着数字。大概是数学课。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。只是门边跪着一个金头发的小男孩。抓耳挠腮。一副答不出题的困窘。非常可爱。
  
  娃娃展。
  硕大的展厅。满眼都是娃娃。大大小小。老老少少。各式各样的娃娃。异常壮观。
  中世纪的娃娃。似乎都比较肥硕。也许当时的审美就是那样。所以A仔细观察了下。中世纪的娃娃们都有鼓鼓肉肉的腮帮。和圆圆的双下巴。。。
  之后娃娃就逐渐趋向苗条。也渐渐有了四肢能动的人偶。
  家庭是最频繁出现的主题。一个大娃娃。贵妇状的。拉着一个小娃娃。母亲与孩子。亲情与爱。家庭的概念。在孩童时期就以娃娃的形式不断得到强调。
  人与动物。也是重要主题。当然。最频繁出镜的动物还是狗。但是A看到一组娃娃。由两只猫和六只老鼠组成。猫神情傲慢。动作懒散。老鼠低眉顺眼。卖相狠乖。于是忍俊不禁。可惜这种套娃没处买。呃。确切的说。年纪比我大的娃娃。估计能买我也买不起。。。
  欧洲人。似乎很喜欢展现场景。比如刚才说到过的肉铺。和教室。都是一种场景的再现。二楼的娃娃展里。也展出了很多场景。最为令人惊讶的是一幢洋房。大概一见方的大小。窗户能推开。门能关上。里面家具一应俱全。餐具。饭桌。壁炉。书。照片。镜子。壁画。花。灯。主人。仆人。狗。。。A在这幢房子前呆若木鸡了五分钟。完全没办法回神。
  
  Lehmann玩具。
  Lehmann是德国有名的玩具制造商。或者叫手工艺人。具体的不记得了。只是在他做的玩具里看见了中国人。
  很精巧的金属小人。拖着满清式的长编。斗笠。毛巾。短褂。后面是旧上海时代的黄包车。车上坐着贵妇。发髻一丝不苟。很逼真。很传神。于是。很怀念。
  
  还看见了Papiertheater的展览。纸板做的舞台。
  整个舞台。布景。人物。全由纸板做成。舞台纵深很深。一层一层。异常繁琐复杂的布景。有的还装有自己小小的照明系统。灯光唯美。舞台迷离。
  甚至看见类似皮影戏的戏台。靠光与影的交错。讲述古老的故事。只不过人家用的是纸人。咱们用的是皮革。童年的游戏。大约都是相通的罢。所以。童心这种东西。没有国籍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博物馆的顶楼和花园。都布置成游艺室。供来参观的孩子们玩耍。去的时候。除了我。其他都是10岁以下的孩子。两个德国小男孩对我的黑头发狠感兴趣。于是不断给我表演各种玩具的玩法。最后干脆拿起木偶娃娃。奶声奶气地表演童话故事。我就笑。和他们一起扔绳圈。一起看硕大的万花筒。一起没心没肺地笑。
  你看。即使长大。我们也还是可以这样放声大笑的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St. Sebald。圣塞巴德教堂。
  纽伦堡最古老的新教教堂。始建于1225年。16世纪初。圣人塞巴德埋葬于此。于是正式命名为圣塞巴德教堂。45年。战争中遭到毁灭性打击。整个教堂几乎成为废墟。76年开始重建。并成为和平的一种象征。
  在德国。A去的最多的就是教堂。A不信教。但总觉得教堂气氛肃穆沉静。能够让人安心自省。在A经历过的众多教堂当中。St. Sebald。是最令人感动的一座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门口。倒置的形象。不知道是不是天使。让人想起堕天使露西弗。地狱变成黑色。只因为黑色是神失去露西弗前看见的最后颜色。黑色的翅膀。神的眼神是无边的忧伤。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幽暗。高远。层层叠叠的回廊。流光溢彩的窗户。
  我喜欢窗户。教堂的窗户。
  教堂的气氛总是肃穆。光线暗淡。让人沉静。让人自省。让人看不清神的所在。
  教堂的窗户总是高远。玻璃五光十色。阳光静默地落下来。穿过斑斓的玻璃。穿过幽深的阴霾。穿过你的心。于是亮起来。彩色的玻璃教堂的幽暗还有你的心。全都跟着亮起来。一瞬之间。
  所以喜欢教堂的窗户。那是一种沉默的诉说。
  它说。希望。
  它说。救赎。
  它说。信仰。
  
  
  St. Sebald。是充满记忆的地方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教堂的中心。圣坛旁边。是一尊巨大的金属作品。精美幽黑的城堡。是神所庇护的圣域。似乎是战前留下来的幸存品。在经历了战争的摧残和岁月的销蚀之后。静默地立在教堂中。神圣安详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石柱旁。是简单的十字架。三枚长钉。成为和平的象征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墙上。挂着各种战争中的照片。废墟中的烛台。瓦砾下的雕像。断壁残垣前的十字架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圣坛上。有洁白美好的玫瑰。
  战争与和平。并不是一种宣之于口的伤痛。
  
  
  进去的时候。听见有人在唱歌。其貌不扬的中年男人。却有沉沉如水的嗓音。
  伴奏的。是恢宏的管风琴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硕大的管风琴。但是看见有人真正在弹。确实还是头一遭。上上下下三四排琴键。需要不停地踩着踏板。我看见上下翻飞的灵巧手指。还有不断延伸的绵长乐谱。
  我不知道他在唱什么。完全不知道。
  曲调平和悠扬。嗓音宽广深厚。但总觉得。声音是悲伤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石柱上的刻痕。诉说着古老的伤痛。墙上照片中的废墟。纪念翻不过去的历史。长钉组成的十字架。祈祷曾经远去的和平。
  这里有太深刻的记忆。太沉重的创伤。太美好的祈望。
  让人不能不为之动容。
  
  
  出了教堂。走过街角。方才看见St. Sebald的全貌。心头不由一震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恢弘。壮丽。肃穆。悲悯。
  St. Sebald。是一场盛大华美的祭奠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Albrecht-Dürer-Haus。丢勒故居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丢勒。祈祷之手。德国最伟大的画家之一。
  四层的房子。展示了他的工作室。起居室。以及生命留下过的每一个角落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在二楼的工作间里。看见很多奇奇怪怪的石头。旁边放置着从石头里提炼出来的鲜艳粉末。丢勒毕生都在作品中尝试创新。从人体结构到颜色的调配。写实中透出人文关怀。这些奇奇怪怪的石头。不知名的花草。提炼了与众不同的颜色。以生命的形式。凝固在画作中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暖炉。刺绣的软垫。雕花木门。磨得铮亮的把手。墙上的十字架。旧烛台。纸页泛黄的书。木楼梯。挂钟。
  我看见温暖美好的旧日风情。还有祈祷之手后温润的眼睛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Altes Rathaus。老市政厅。
  宏伟。却不霸气。也没有华丽的雕刻。简单又不失庄严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主厅只有周末才对外开放。所以只好在一楼晃悠。从画册上瞥两眼主厅。二战之前。主厅金碧辉煌。精致华美。二战之后。主厅便低调许多。
  觉得饿了。就坐在市政厅外面的长椅上啃面包。面对着恢宏的St. Sebald。阳光缄默。有异常肥硕的鸽子在我脚边悠然踱步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Lochgef?ngnis。市政厅下面的地下监狱。
  幽深。低矮。暗哑。中世纪的监狱。异常阴森冷漠。
  解说员带队。鱼贯进入监狱。门框低矮。A一米七零。得低头弓腰才能过去。不知谁的手机响。在幽深的过道中异常尖锐。解说员转过来开玩笑。告诉你朋友你现在没时间。你得进监狱。众人大笑。
  监狱的外面会有特殊标志。表示里面囚犯的身份。红色公鸡代表纵火犯。黑猫代表告密者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很小的一间囚房。也许关押的是重犯。所以为了避免犯人自杀。与犯人同住的还有两名看守。低矮的窄室。不过几平米空间。三个人的呼吸。会不会异常凝重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中世纪的刑具。沉重的铁具。冰冷阴森。铐住手。锁住脚。勒住腰。系上沉重的石块。或扔进水里。或断去手指。或压碎骨格。觉得冷。把手贴在墙壁上。墙壁也异常冰冷。中世纪的石头。在经历了血的洗礼和各种死亡之后。在几百年后的今天。硬如寒冰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特别注意了一种刑具。厚重的铁。弯成扁扁的形状。锁住脖子。可以把颈部两侧筋肉尽断。又不至于死。前部还有长长的铁钉。深深嵌入颈部。残忍而缓慢的死法。死亡是漫长的等待。这种刑具在欧洲似乎相当普遍。最后一次使用。是在1975年的西班牙。
  1975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参观快结束时。在最后一个囚房。看见窗外的植物和阳光。颜色鲜明。刺得眼睛生疼。一瞬间有点感慨。自由。原来是这样鲜活的力量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Frauenkirche。圣母大教堂。
  和慕尼黑的圣母大教堂比起来。自然小巧很多。规模虽然不大。却有灵气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侧门。门框上刻有许多女性形象。眉眼安详。目光宁静。简单的木门上。却有精致的雕花。盘绕的玫瑰枝叶。像交织的网。生命便在这些网中。祈求庇护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正门。金碧辉煌的雕刻。却配有粉红色的木门。粉红色。呃。A还是第一次看见教堂用这种颜色。温暖的色调。柔和美好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喜欢窗户。所以还是照例拍了教堂的窗户。和之前的St. Sebald教堂比起来。这里的窗户要秀气得多。颜色没有那么浓艳。窗户也没有那么高远。平易之中。给人升华的希望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管风琴和琴师。欢乐的曲调。节奏也相对轻快。在St. Sebald的悲伤肃穆之后。圣母教堂。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慈悲与平和的故事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Sch?ner Brunnen。美泉。
  原版建成于1396年。陈列在国家博物馆里。现在广场上的。是复制的D版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塔身上塑满金碧辉煌的人像。据说塔中。有神秘的转轮圆环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Kaiserburg。皇帝堡。
  11世纪起。国王诸侯的居所。1050至1517年的五百多年中。每一位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都曾在此住过。所以皇帝堡。是纽伦堡的绝对象征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所谓堡。必然依山而建。山下远远的。看见高耸威严的古堡和塔楼。
  石路上山。小块小块的石头。凹凸不平。路很陡。没有台阶。石坡倾角绝对大于30度。估计快有40度了。所以沿着石头路面往上走。一路都不敢回头。太高。太陡。怕停下来没站稳就一路滚下去。朝圣一般。一路走得胆战心惊。偶尔抬头看一眼塔楼和古堡。头晕目眩。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买了票。先去武士厅参观兵器展。
  古老的兵器。遥远的时空中。这些兵器。有怎样的故事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精巧的弓。用象牙细细雕成。然而没有箭。始终显得孤单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一双精致的手部盔甲。每一个关节都衔接得恰到好处。虽然是金属。却让人觉得灵活。柔软。栩栩如生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中世纪的骑士盔甲。馆里也陈列着许多其他的盔甲。唯独这一件。具有强烈的攻击性。高大。修长。壮实。下巴锋利。肘部带刺。膝盖带刀。脚尖更是狭长尖锐。犹如利剑。所以看见这副盔甲的时候。一直在想。盔甲的主人。会有怎样的性格。是不是外表修长俊美。内心却孤独残忍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古旧的剑。剑刃已不再锋利。只是剑柄上的图案依然精致。褪了色的剑穗依然华美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类似长矛一样的兵器。却有异常繁琐奢华的矛头。不能理解这种奢华。不过那金色树叶般的兵器。如果每个口子上都开了刃。谁要不小心戳一下。估计比被中国长矛戳一下痛苦得多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冰糖葫芦般的剑。看见的时候忍笑忍到抽筋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还有。枪。用象牙或者木头细细雕成。很难想象。取人性命的凶器。可以精美到这种程度罢。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古堡。皇帝的行宫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底层是石头砌成的殿堂。据说供奉着某位女王的灵柩。整个底层空旷而浑厚。风格质朴。只有墙上的四个人像金碧辉煌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最上层。是皇帝的起居室。整个天花板。是鹰的巨幅壁画。硕大无朋的金色双头鹰。帝国最高权力的象征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四周木制的墙面上。也都印着精美的花纹。在时间的销蚀下。终于失去华美的光泽。
  墙上挂着画像。曾经的王子公主。眼神温和凝望。这些眼睛的背后。有过怎样的故事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一个人置身于古堡中。觉得渺小。硕大空旷的宫殿。有一种无形的力量。脚步走上去。厚实古老的地板。发出吱吱吖吖的声音。亲切真实。蓦然回头时。午后静默的阳光从宫殿巨大的落地窗里漫进来。落在木地板上。一片肃穆。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Sinwellturm。皇帝堡的塔楼。
  始建于13世纪。高39米。
  39米的概念。是无尽盘旋而上的楼梯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一开始。并不知道39米是怎样的距离。只是爬到一半时。气喘如牛。腿像灌了铅一般抬不起来。前面的人都停在楼梯上休息。抬头往上望。除了楼梯还是楼梯。完全望不到顶。那一刻。是绝望的。
  没有停步。拖着铅腿往上爬。全身脱水一般无力。整个人变成一种流体。挂在楼梯上。总觉得。一旦停下。就再也没有勇气继续了。所以某种叫做A的流体。挂在楼梯上一刻不敢停地往前爬。完全是爬。很没形象地手脚并用四肢贴地。只是觉得。不能停。
  于是。
  叫作A的爬行动物。终于触到了塔顶。
  皇帝堡的塔楼。是老城区的至高点。纽伦堡全景。一览无余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等A在塔顶拍完照片喝完水。晃悠来晃悠去。休息了半天开始往下走时。刚才爬在A前面的一群德国帅哥才喘着粗气爬上来。一个个舌头搭在嘴唇外边。脸红脖子粗。表情狰狞。生不如死。看见A气定神闲悠哉游哉地下去。帅哥们目光那叫一个惊恐。哼哼。中国人。不是可以小瞧嗒。A笑容满面地和帅哥们打招呼。然后发现下楼梯的时候膝盖分明在发抖。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从皇帝堡下来。依然是40度的倾角。膝盖发软。双腿打颤。那叫一个步履蹒跚。举步维艰。感慨下。人生。果然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St. Lorenzkirche。圣劳伦茨教堂。
  回去的时候路过。但已经过了对外开放时间。所以只好拍张照片作罢。哥特式的建筑。有高耸的钟楼和繁复的雕刻。
  路过商场的时候。看见里面有MAC和众多A感兴趣的香水。目不斜视。头也不回地走了。不是A定力好。实在是逛不动了。腿软。
  
  
  
  
一個人的紐倫堡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坐在回去的车上。回想渐行渐远的纽伦堡。突然觉得不舍。
  一个人行走。一个人感动。一个人遗憾。
  纽伦堡。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记忆。
  你看。在夏日明媚的阳光里。在人声鼎沸的广场上。在我们爱的人们离开之后。我们都孤孤单单。自由自在。
  
  
Akilla。
二零零九年九月二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