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遇見。  

2011-03-09 06:18:25|  分类: 枕邊書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
遇見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早上一睁眼就去开电脑。在SONY转出欢迎界面之前跑去刷牙洗脸。里里外外翻一遍冰箱。确认整个冰箱和我的胃一样空以后。给自己泡一杯咖啡。加很多奶。不放糖。
  
  码字。噼噼啪啪的键盘敲击声。细碎坚决。
  有的时候思路断掉。就起身往杯子里添柠檬水。总是泡太多柠檬。发涩的酸苦。触到柠檬时味蕾全部张开。就像相互摩擦后的心脏电击器。瞬间过电后等待心脏起死回生。偶尔思路会因为这样强大的味觉刺激而重新连上。偶尔。因为更多时候思路一旦断了。就宣告死亡。阳光之下。不见坟冢不见墓碑。
  
  从早到晚。从睁眼到闭眼。查资料。做笔记。码字。内心安静。
  偶尔会想。如果能够以此为生。如果始终以这样的方式生活。是不是也会心怀满足。所以大约很羡慕那些以写文为生的作家。能够以游离的状态剖析生活。然而我不是作家。只能游走在图书馆的书架之间为论文所苦。用异国的语言整理尚不清晰的思路。然后在厚重的资料堆中挖一个小洞。浅口呼吸。
  
  昏昏欲睡的午后。关电脑。关空调。开窗。然后选一张CD放进CD机。一路听着音乐晃晃悠悠地出去散步。罗伯特?瓦尔泽式的散步。漫长而毫无目的。观察与被观察。只是缺乏冗长絮叨的描述。
  
  一个女子。
  穿暗红色的绵绸裙子。领子开得恰到好处。露出大片雪白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。不施脂粉不戴首饰。只是把指甲涂得鲜红。鲜润饱满的红。像枝头成熟的樱桃。新鲜美好。
  在等车。抑或等人。却没有焦急的神情。只是淡淡的。眼神慵懒。
  穿细细的高跟鞋。双腿纤细修长。
  和这样的女子擦肩而过。眼神触一下又分开。觉得美好。
  
  一枚戒指。
  海蓝色的托帕石。虽然不及伦敦蓝那样鲜艳明媚。却也清澈透亮。像晴朗的天空。高远静默的蓝。却不失阳光照彻的温暖。
  宝石很大。很厚重。切割也算细致。其实不是很喜欢切割过的宝石。刻意而为的折光。过于闪亮过于华丽。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衬得起那样的光芒。所以更偏好没有切面的原石。表面光滑。内心温润。
  戒圈是厚实的银。沉重。扎实。细节的处理充分体现了巴厘岛的精致。圆形的手工雕刻。像一圈圈圆形的涟漪。水波荡漾。没有规则。却浑然一体。
  买下来。这枚硕大厚重的托帕石戒指。戴在食指上。像一只流过泪的眼睛。有寂静清澈的目光。于是内心也跟着温柔起来。寂静清澈。
  尼罗河畔。是这枚蓝色托帕石的名字。关于水。关于流年。关于那些水汽一般氲氲氖氖的记忆。
  
遇見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遇見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
  一张找了很久的CD。
  Furtw?ngler的贝多芬。维也纳爱乐和柏林爱乐演绎的版本。虽然相比之下。卡拉扬的贝多芬可能流传更为广泛。录制效果也更加精致。但是Wilhelm Furtw?ngler。作为作曲家的指挥家。对于音乐的理解。始终有自己的独到之处。节奏把握得精准到位。变换时从容而不动声色。力的表达鲜活。收放自如。又有宏大叙事般浑然一体的统一感。
  毕竟我们所生活的时代。已经不再产生英雄史诗般的宏大叙事。无论是文学还是音乐。史诗产生的土壤都已经死亡。所以偶尔。聆听这样史诗般的篇章和恢宏的演绎。会有心灵洞穿的感动。
  
遇見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
  一本书。
  兰波传。在接触策兰之前最喜欢的诗人。
  前段时间。由于要做Intepretation的缘故。又重新读了John Felstiner写的策兰传。Paul Celan。喜欢了很多年的德语犹太诗人。国内对于策兰的研究和介绍似乎一直不多。所以也只找到英文的版本。关于诗歌。关于生存。关于死亡。策兰。像一个巨大深刻悲哀的阴影。挥之不去。只能不断陷入。不断回想。逝去的记忆。悲伤的命运。夜的世界。伸手不见五指的黑。
  所以。在书店里看见静静放在书架上的兰波传时。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欣喜。像在某个平常的午后。在回家的路上遇见多年不见的老友。微笑轻快地打招呼。是不是这样。就能摆脱策兰的阴影。
  Arthur Rimband。愿意孤独地死在异乡的诗人。
  很多年前。看过一本讲述兰波的电影。Total Eclipse。莱昂纳多?迪卡普里奥演绎的兰波。有不羁的笑容。年轻的身体。和流浪的眼睛。
  因为喜欢兰波的缘故。去学了法语。
  他说。我已将碧蓝从天空分离。它原本是黑色。
  他说。有一天我必定会远远地离去。
  他说。如果一束光将我刺伤。我将死于苍苔。
  1871年。兰波发表《元音》和《醉舟》。17岁的天才轰动法国诗坛。
  1891年11月10日。兰波死于马赛。年仅37岁。
  
遇見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  
  
  一个小女孩。
  刚上小学的样子。背着小小的书包。和两个小伙伴一起上车。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下。坐下之前冲我甜甜地笑。然后拍着手跟两个小伙伴一起做游戏。
  我微笑着望向她。皮肤很白。栗色头发。穿一身粉红色的小衫。眼睛狭长秀气。说话奶声奶气。我想她大概是外向的小孩。一路做着游戏。笑个不停。
  这个可爱的粉红色的小女孩。让我想起我的小时候。只是我从来不穿粉红色的衣服。极少和小伙伴做游戏。也很少用笑声表达自己的快乐。我是个内向的小孩。有一点小倔犟。有一点小任性。但始终安安静静。寡言少语。
  车到站了。有人喊她的小伙伴们。原来是接孩子的家长。于是两个小孩陆续下车。她依然坐在我对面。眨眨眼睛朝我笑笑。我就暖暖地笑回去。车又开动起来。
  下车的时候。发现这个粉红色的小女孩和我一起下车。并没有人来接她。她是一个人的。和我一样。
  
  
  回到家。开电脑。把这些遇见写成文字。
  在生命中的某一刻。遇见。一个人。一本书。一朵花。或者一段对白。不需要深入。不需要沉思。只是简简单单擦肩。只是漫无目的地行走。只是四目相触后不留恋地分开。这样。是不是也是一种美好。
  
  
          
          走吧,趁着夜色,轻柔地迈开双腿,
          一步,两步,
          左腿,右腿。
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——Arthur Rimbaud
  
  
  
Akilla。
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。
遇見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别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4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