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勿忘我·紫  

2011-03-09 05:52:35|  分类: 如夢令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
  一个人去看了南京!南京!在片子上映很久之后。在一切讨论趋于沸腾之后。在内心归于平静之后。
  与当下的讨论无关的。去看南京。只是因为我的悲伤需要找个出口。
  
  黑白的画面。压抑的色调。苍凉的日本歌像生了锈的刀刃。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豁口。惊惶的痛感。
  找一个角落坐下。在黑压压的人群中。在电影院巨大的立柱旁。厚重的柱子。给人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日本歌谣响起的时候。觉得心也被拉开一道口子。从那里缓缓流出厚重粘稠的淤血来。
  
  难民营的门被打开。密密麻麻的中国人。密密麻麻的。然后。他们举起手来。双手越过头顶。男人。女人。有着惶恐的眼睛和黯淡的表情。举起来。即使拿着枪。锄头。或者铁耙。
  不是不悲伤的。在看见那些手举起来的瞬间。在看见自己的同胞放弃了的那一刻。像隔着被子被人狠狠打了一拳。说不出疼却分明在疼的钝痛。
  
  屠城。
  
  男人。
  被绑上绳子。一个一个牵出去。牲口一般。
  被活埋。土灌进他们的耳朵。没过他们的眼睛。日本人兴高采烈地踩着泥土在他们头上跳舞。
  被焚烧。用木板封住门窗。用绳索捆住手脚。教堂在爆炸声中燃烧。绝望的眼睛。低沉的呼喊。神在教堂的火光中化成灰烬。
  被淹死。镣铐下失去家园的人们。在机枪扫射中奔向大海。海水冲刷着他们的伤口。那些红肿的溃烂的弹孔。却洗不去沙子里血液的味道。
  被射杀。死亡的长杆落下。男人们站起来。男人们看见堆积如山的尸体。男人们也倒下去。在喊出中国不会亡之后。在成堆的尸体之上。倒下去。安静决然地倒下去。于是堆积的尸体无限增长起来。
  
  女人。
  被射杀。白发送黑发的悲痛。是不是也能在心脏停止前听见撕心裂肺的恸哭。
  被玷污。漫长的夜晚。漫长的哀哭。那些破碎的身体。是不是也如她们破碎的心灵般从此遁入黑暗的梦魇。
  被践踏。凌乱的短发。瘀青的脸。感染的伤口。在疯狂的日本军营。她们目光空洞。表情麻木。并不是无力直面痛苦。只是她们的心灵。已在身体之前死去。
  被丢弃。赤裸的女人。僵硬的身体。她们相互堆积起来。用板车从这个世界上拉走。目光凝固。却终究不肯合上双眼。在这里。死亡是唯一的解脱。
  
  孩子。
  被惊吓。
  被欺骗。
  被扔出窗口。沉闷的破碎声。
  
  屠城。以泯灭人性的姿态。
  
  风铃一般飘在空中的人头
  布口袋般悬在柱子上的尸体。
  灰尘般散落开来的四肢。
  
  不敢哭出声。不敢擦眼泪。不敢动。只能让眼泪肆意流淌开来。像悲伤的河。决堤般四处游走。
  看见有人悄悄抹眼泪。旁边。前面。还有后面。不出声地哭。压抑地哭法。诺大的放映厅里。死亡一般沉寂的哭泣。
  
  为了让其他女人活下去。为了让孩子们不再挨饿。为了挨过这一个漫长的冬天。日本人强迫交出100个女人。慰安妇。三周。
  死寂。电影里的死寂。放映厅里的死寂。只有死寂。
  时间被削得薄薄的。支离破碎地飘在空中。不着地。
  然后。
  一只手举起来。在光和灰尘中。举起来。缓慢而决然地。
  
  无法控制眼泪。完全没有办法。忍着不敢哭出声。忍得浑身撕裂一般疼起来。只好双手交叉抱在胸前。用力握住自己的肩膀。如果不这么做。身体就会散落开去。碎石一般。
  
  想起另一只手。悲哀地伸向天空的手。中国人的手。
  零下二十多度的大东北。日本兵的看押下的中国女人。双手向前。两臂裸露。浇水。浇水。日本兵们不断向裸露的双臂浇下冰水。那些水冻起来。结成冰。和手一起。几乎可以听见冰块撞击发出的坚硬的声音。然后。麻木的女人被带到室内。塑料一般坚硬的手。塑料一般坚硬的表情。手被泡进热水里。那些冰化开。双手像死亡一般柔软。只剩下坚硬的表情。依然冻在那个黑色的冬天。
  军官。抑或军医。走过来。当着日本兵们的面。用力一捋。手上的皮肉像手套般剥落。女人木木地举起只剩下白骨的双手。伸向半空。良久。那坚硬的表情终于化开。在森森白光中。化作撕心裂肺的呼喊。
  ——《黑太阳731》。
  
  有多少手。曾将这样悲伤地举起。
  有多少身体。曾经这样碎石般裂开。
  

  电影结束后。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放映厅坐了很久。影片黑白厚重的空气不愿散去。孩子最后的笑脸也久久挥之不去。吸气。呼气。觉得有什么压在胸口。堵得慌。只好在空气的墙壁里浅浅挖一个洞。小口小口。吸气。呼气。吸气。呼气。
  
  出了电影院大门。水晶玻璃般的城市。熙攘的街道。一瞬间变得不真实起来。卖花的小女孩甜甜地冲我微笑。于是也安静地笑回去。选了一束勿忘我。紫色的花。有着静默悲伤的颜色。临走。小女孩腼腆地又选了一大束勿忘我。塞在我手里。然后笑起来。冲着我脸上已经干掉的泪痕笑起来。
  

  忘。
  亡心。
  哀莫大于心死。
  
  那些逐渐被时间淡化的历史。那些层层堆积起来的悲伤。无关立场。无关形式。只是觉得。不应该忘记。不应该让它们在我们的血液中被稀释。这样。也不至于因为忘却而感到羞愧。
  
  沉沉如水的黑夜中。满满抱着一大束紫色的勿忘我。安静地走在人潮里。告诉自己。不要忘记。不要忘记那个冬天。那些绝望的眼睛。还有心头的那道伤口。
  不要忘记。以时间之名。
  
  
Akilla。
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0)| 评论(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