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櫻花祭。  

2011-03-09 05:42:25|  分类: 廣陵散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总是在无路可走的时候。选择回去。
  回去。回到那个樱花盛开的地方。在那里。我们都孤孤单单。自由自在。
  
  
  
  回去的时候。天气很好。阳光在叶尖上缓缓流淌。石子路上洒满温暖的光斑。仰头。用我的鼻尖触摸天空的味道。有风从我的发间穿过。那一刻。是飞翔的感觉。
  
  
  
  
  过去很多年了罢。从我第一次踏进这里。从我最终离开这里。过去了。很多年了。
  我还记得掌心覆盖石碑时厚重冰凉的触感。我还记得红色香樟树叶飘落的声音。还有我桌子上流连的那一抹阳光。在每一个午后缓缓爬上我的指尖。
  
  
  
  
  是夏天么。好象是罢。夏至未至的时候。和麻子一起翘掉下午的自修。懒洋洋地在校园里乱晃。午后的校园。慵懒而静谧。偶尔听见某个教室传出朗朗的读书声。在初夏温热的空气中。带着令人安心的力量。从四进的回廊到一进的甬道。穿过校史陈列馆前的小径和和图书馆边的园子。路过音乐教室的时候。听见里面传出钢琴声。渺远悠扬的琴声。有流水般的旋律。于是我们。相视而笑。
  就这么信步走在初夏午后的校园里。我两手插在兜里。一路踢着石子。麻子把手抬到眼前。用指尖拨动丝一般流泻的阳光。然后。就那么毫无预兆地。我听见麻子说。如果能这样在这里过一辈子也好。
  四周那么安静。空气那么温暖。我看见阳光中亮晶晶浮游的灰尘。于是。点点头笑起来。
  
  
  
  
  能这样在这里过一辈子也好。
  
  如果当时选择了英文专业。或者干脆中文专业。会不会真的回到这里呢。
  然而一辈子太长。我只能离开。
  
  
  
  
  同班的同学里。却真的有人这么多年后。又回到这里。以老师的身份。
  坐在我前面的大眼睛女孩。有短短的马尾辫和甜甜的微笑。会在上课前笑着催我快交作业。所以这次回来。一直在想。站在讲台上的她。会是什么样子。是不是还梳着短短的马尾。会不会那样微笑着催促学生。然而那时没有真正了解过的人。后来也再没有机会了解。所以在这么多年以后。即使擦肩。也终于只能错过。
  只是。
  只是。
  想要留下来的人。不仅仅是我和麻子罢。
  
  
  
  
  习惯性地晃到碑林。那些在时间的挤压下破碎的石碑。那些模糊得难以辨认的铭文。曾经的皇家贡院。终于在一个多世纪之后。化作石碑上绵长深邃的皱纹。闭上眼睛。用指尖触摸那些伤口般绽开的凹痕。第一次踏进这里的时候。指尖也这样沿着那些伤口在石碑上游走。那么多年后。石碑与石碑重叠。掌心与掌心贴合。那时的我。是不是也终于能够重现呢。我记得这里灰尘的味道。我喜欢在午饭后坐在石碑前的长椅上看书。还有那些漫长的雨季。空气中湿漉漉的栀子花的味道。
  时间。记忆。梦想。有什么厚重凝稠的东西从石碑的伤口中奔突而出。沿着我的静脉四处游走。我听见一个时代轰然落幕的声音。
  
  
  
  
  去了原来的教室。黑板。粉笔。还有教室后面赫赫然的“离高考还有79天”。
  高三。我的高三。总是乖乖吃完早饭才飚车上学。铃声响起的时候背着书包进教室。数学课的时候涂鸦。英语课写诗。语文课给麻子讲故事。习惯性翘掉自修课。周五下午坐在冷饮店的大窗户前看街上的行人。
  漫画。打油诗。电影。迟到。早退。翘课。我高三生活的组成元素。
  然后。那个夏天结束的时候。我保送去了北京。于是我的高三也结束了。一生一次的高三。
  
  
  
  
  在鲁迅先生亲手种的樱花树下。看见穿着校服的男孩子在往许愿树上系卡片。一天一地的樱花。花花绿绿的许愿卡。神情专注的男孩。突然觉得悲伤。从心底缓缓蔓延的悲伤。因为分明看见一条时间的河。横亘在我和那个男孩子之间。原来我是真的回不去了。原来我即使回来。也无法停留。原来我。终于只能离开。
  于是浅浅笑一下。每次觉得无力。都习惯性对自己笑笑。并不是因为坚强。只是习惯了一种表情。不知该如何变换。
  只能这样微笑了罢。我微笑着从男孩手里接过一张许愿卡。
  
  
  
  
  终于在那么多年之后。回来。回到这里的每一个角落。
  我记得我在窗边啃苹果时的那片天空。还有那个关于天空的悖论。我总是长时间凝望着那片被水杉分割的蓝色。然后在放弃思考那个悖论时把苹果核扔进垃圾箱。
  我记得我给妳编的那些故事。还有妳听故事时沉思的脸。我们总是在地理课和政治课上嘀嘀咕咕。然后在老师的怒视下若无其事地环顾左右。
  我记得我抱着膝盖坐在台阶上看见的夕阳。燃烧的天空。带着血的味道。还有兰波的诗。流浪和放逐的隐喻。
  
  
  
  
  然而。真的回得去么。那一段漫长的雨季。那一场绚烂的樱花。那些孤单自由的日子。还有妳圆圆的脸庞。和我笑得弯弯的眼睛。
  我疯狂地按着快门。想要记录我曾经生活过的每一个角落。然而照片留不住时间。文字里。终究找不到救赎。
  
  
  
  
  会好起来的。一切。
  我在我的许愿卡上这样写。
  
  
  
Akilla。
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4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