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ki。在別處。

Leben ist überall, aber nicht hier. 谢绝转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胭脂扣。开篇。  

2011-03-09 02:22:41|  分类: 胭脂扣。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  关于颜色。
  关于时间。
  胭脂扣。以纪念的名义。
  
胭脂扣。开篇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  
  丹尼在德国的时候。给他开了张单子。七个Nars的腮红。让他靠柜看看。选三个最特别的回来。三个。不多罢。那时候只喜欢MAC圆圆的盘子。对Nars完全不感冒。三个。蜻蜓点水般象征性的入货而已。
  
  昂。来看看当时给丹尼的单子。好不容易从成堆的邮件里找出来。
  EA。
  Gilda。
  Gina。
  Orgasm。
  Taj Mahal。
  Desire。
  Luster。
  
  在法兰克福转了一圈。丹尼很无奈地打来电话。法兰根本没有Nars专柜。于是熄火。继续一心一意用我的MAC圆盘。
  然后。某天某A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。接到丹尼打来的国际长途。Aki。我在科隆。
  唔。困。
  买了Nars。
  哦。嗯?科隆有Nars柜?
  嗯。
  挑了哪三个颜色?是真想知道。
  全买了。
  呃。等等。七个?疑问句。
  七个。肯定句。
  A汗。正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在发梦。听见丹尼在那边狠无辜地解释。我把你的单子拿给柜哥看了。他把七个全都拿出来让我选。我觉得都长得一样。所以就全买了。
  某A心脏过负倒地。
  
胭脂扣。开篇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  
  在某人给我人肉快递回七块Nars之后。A的腮红队伍日益茁壮成长。几乎可以每天一种颜色一个月不重样儿。某日A抱回两个收纳盒按照M、N两家分门别类地整理腮红时。丹尼狠无辜狠阴险地来了一句。其实到脸上都是一个颜色。。。
  
  一句话激发了A的无限斗志。写文。写文。一块一篇。以图为证。事实说话。正红。棕红。紫红。艳粉。果橙。那么多的颜色。明明每个和每个都不一样。然后自我催眠在心里默念一千遍。不一样。不一样。不一样啊不一样。。。
  
  不过话又说回来。如果不是在脸上猛烈地涂上厚厚一坨。上脸之后嫩粉和桃红之间绝对没有区别。腮红。最多只能看出色系上的差异。所以。如果不是对腮红这种物体抱有特别强烈的热情。A还是建议MM们三块为限。橙色。粉色。棕色。三种色系各一块。足够应付各种场合了。至于带不带亮片。就要看个人喜好了。
  三块为限。可是。要最终找到属于我们的那三块。是怎样浩瀚的工程。
  
胭脂扣。开篇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  
  如花已逝。十二少也成灰。胭脂扣。碎成绝唱。
  然而那些颜色还在。或许颜色本身并没有什么区别。只是它们的存在。使得我们有所不同。那些或浓烈。或冷艳。或淡漠。或温暖的颜色。穿过我们的指尖发稍。绕过时间的围廊。缓缓流淌。
  
  就用一记胭脂扣。纪念离开的人们。纪念曾经的颜色。
  
  
  
Akilla。
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。

胭脂扣。开篇。 - Akilla - Aki。在別處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19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